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集论坛之精品 萃网友之佳作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湖南知青网2007年度论坛集萃论坛集萃 → [原创]梦湖(作者:老李)

您是本帖的第 1999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梦湖(作者:老李)
风雨人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52
积分:930
注册:2006年2月17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风雨人生

发贴心情
[原创]梦湖(作者:老李)

  

作者:老李

    也许是春末夏初,或者还晚一点。印象中似锦的繁花还没有结束,山林呈现出一片脆生生的绿,一点也不老成。吹面不寒的杨柳风,开始有了点撩人的暖意,让人心痒痒的。满江的水也不再混浊,不再漂浮散落的桃花。早已是春江水暖了,可赤着脚,站在河滩上,任一拨一拨的江水漫过脚背,又一拨一拨地退回去,光滑的脚背感受到的仍是一丝清凉。

  午后总是慵懒的,加之烦心的事儿多,几天来格外显得身心疲惫。拿起一本书,胡乱地翻了翻,眼皮就不由自主地落下来。也不知迷糊了多久,突听到玲儿在窗外叫我,同时传来的还有木头、大力和雀儿低低的争吵声。我好象还未和玲儿结婚,甚至也未确定什么关系,只是觉得大家在一起很疯很快活。游泳、打球、登山、到郊外去瞎窜,没完没了。有时又成天成天地看书,或为了“牛虻”、“安娜卡列尼娜”、“林妹妹”的事而争得脸红脖子粗,全没有绅士风度和淑女的娴雅,气呼呼的,象一群夺食的半大公鸡和小母鸡。争了好一阵,又不知所云地扯上了另一个话题,便偃旗息鼓,各自收兵。反正,大家混在一起,比在家看父母一脸的“旧社会”让人舒畅得多。

  无需和家人打招呼,骑上四处都响的破车,鱼贯而出小吴门,一阵风样扑向郊外,丢下一串铃声和笑声,那肆无忌惮的青春让路人侧目。究竟跑了多久,真是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过了几片稻田,转过一道山梁,眼前出现一片黑色的建筑,鱼鳞般的黑瓦构成一幢幢房子的顶,那顶又连在一起,形成一个群落,显然这是一个古老的乡村小镇。

  于是,大家放慢车速,次第抵达镇头一颗巨大的樟树下。小叶樟嫩绿的叶子密密地挂在繁枝上,如同一把大伞遮挡着斜阳,让人感受到宜人的荫凉。更为惬意的是,在这株硕大无朋的古树边,并列着两口十米见方的老井。靠古树一侧的花岗岩护栏上,嵌着一块宽约六十公分,长约一米的汉白玉匾额,上书“彭家井”三字。字虽清晰可见,但汉白玉已呈灰黑色,并有裂纹,颇显沧桑。井沿是用条形麻石砌成的,两口井都四四方方,一派大家子气。虽说井深二三米,因水净清澈,不知何年何月顽童扔下的鹅卵石和各类钱币还看得清清楚楚。这两口浴池般的大井不仅古老,而且据说一泓清亮的水永远是满满的离井沿寸许。春江水满,它不会溢出井口,夏秋奇旱,这里也不亏不盈,平静如故。造化的神秘和莫测,不能不使我们生出畏惧和敬仰的情怀。这样的古井,必定是一处绝妙的公共场所。男人们在这里洗抹身子、汲水;妇人将这里当作洗涤、倾诉的所在;赤身裸体的孩子更是将这里当作避暑的天堂。那股生命的活力,一定会激得深沉的古井泛起波来。

  但这个午后,这里却空空落落,什么也不存在。立于树下,只见护栏根部绿茵茵的、细密密的青苔,感受到的是弥漫和升腾在井口的清凉与阴冷。不时,几声蝉鸣撕破这野外的寂静,一旦停下来,使人更觉那静的幽深,让人倍感惆怅。

  我们屈身蹲下,撩开水面,掬起一捧清清亮亮的井水,吸入口中,然后才恋恋地踏上与井沿相接,麻石铺成的路。玲儿的凉鞋扣不知何时掉了,她率性飞起两脚将鞋踢出一丈多远,赤足上镇。

  “天啦,美极了!”一踏上灰褐色的路面,玲儿眯上双眼,晃动着微仰的头,陶醉地喊起来,像刚刚品过一口醇厚的美酒。她说的美显然是因触觉而起,与视觉无关。于是大家纷纷仿效,露出各自的天足。果然,刚触及路面,一丝凉气从足心腾起,穿过胸膛,直逼脑门。如同山泉穿过小溪,荡涤了落红、败叶、枯枝,只留下明晃晃的清澈和透心的凉,透心的亮,混浊的脑子象清空了一样,如同十月的天空,爽朗、明净、空阔……

  镇是古老而陈旧的,象吴楚的许多小镇一样,谈不上特别。一条麻石街,两旁是住家或店铺,也都不见人影,我们象闯进了一个逼真的影视拍摄基地,让人感到真实而又不安。麻石铺成的街道从镇外古井一直延伸到码头,约一里多远,也不知过去了多少年,原来浅灰色的条石,在岁月的浸泡中变成灰黑,它的身躯在千百人的践踏下变得嶙峋,惟有无数个朝朝暮暮吸入的天地精华,使它通体变得油亮晶莹,显得厚重而又充溢着闲适的气度,承载着悠悠的岁月和生生不息的生命。麻石路依街势微微向码头倾斜,从挑水人桶沿浪出来的水如润物无声的春雨,使它浑身湿湿的、润润的,纤尘不染,象大户人家的老奶奶,虽满脸皱折,没了门牙,却梳洗得一丝不苟,干净,利落,满头青丝黑亮得晃人眼。街的尽头,清冽的水穿过吊脚楼,盖过了麻石路面,路的前端没入温凉的水中,如舌尖被情人温软的双唇吸吮着。顺势走向舌尖,渐渐地湖水盖过了我们的脚背,玲儿、雀儿忍不住笑闹着奔跑起来,溅起一片白亮的水花。

  码头上停着一只平底宽头的渡船,从跳板踏上船头,不但找不到船工,还惊得我们吸了一口凉气,半晌说不出话来。在这个城市生活了这么多年,这小镇似乎也来过,但何曾见过如此烟波浩淼,一眼望不尽的大湖呢?在天空的衬映下,湖水蓝得诱人,舞动的水草中,摇头摆尾的鱼儿在悠闲地穿梭,清晰可见。百米外隐约有一道栈桥立在水中央,连着栈桥的是错错落落的木建筑群,它们被无数的木柱支撑着,宛如一座海市蜃楼。我们被一股莫名的冲动蛊惑,奋力地将渡船划到栈桥下,攀援上去,然后战战兢兢,沿着窄窄的桥面前行。不一会两边用粗糙木板构筑的房屋聚拢来,夹着栈桥,如是,桥便俨然成了街道。平静、幽蓝的湖水在桥下流淌,木屋地板较宽的缝隙中也可见到水的波纹。桥和房屋悬在湖上,人的心也随着悬在半空,赤足踏在厚厚的木板上,发出咯吱的响声,没有半点脚踏实地的感觉。一阵风吹过,悬着的心就象被一排密密的细针刺了一下,微微有点生痛。

  氤氲的水汽混合着水草的腥味在这水上街市飘荡,除了蹑手蹑脚的我们,这水榭楼阁空无一人,只有我们走过栈桥发出的单调的吱呀声在湖面回响,很快又没入静静的水中,不再回来。走到村口,也就是栈桥的尽头,我们仿佛立在悬崖上,眼下见不到实实在在的山壁,更让人感到无依无靠,不由自主地后退两步。放眼望去,但见点点白帆在湖的尽头隐隐约约,远远地,天和湖在灰蒙蒙中融合在一起。从云隙中射出的阳光撒在湖面上,泛起闪亮的梦幻般的银光在湖上闪烁。不时,几只沙鸥嘶鸣着穿过头顶,将人的视线引入辽阔的苍穹,思想也随之而去。渐渐地,红日西沉,余晖将眼前望不到边的大湖染成淡红,一种寥廓、纯净、自然、和谐的壮美,一个静谧无声的无限空间强烈地震撼了我的心。不可抗拒的力量,将我交瘁、郁闷、烦躁等世俗的情感扫荡一空。此景、此情,如同金石家的利刃,在我的头脑中留下深深的印痕。

  巨大的红日缓缓地溶入湖中,四周开始显得朦胧,蓦然回首,玲儿他们已开始往回走,暮色中他们和栈桥化为剪影,不一会就隐匿于无边无际的黑色天鹅绒般的夜幕中。独立桥头,迎着湖上凉凉的晚风,一股苍凉和孤独感袭上心头,我终于忍不住大声地呼喊起来,可是,连我自己也听不到一丝声响……

  我一直怀念着那一望无际的大湖,那湖上的楼阁、湖边的古镇,镇上那厚重、湿漉漉的麻石铺成的街道,尤其是暮春或是初夏,那清冽、温凉、纯净、透明的湖水浸润我的脚趾、脚背的那种无法言语的感受;怀念那独立湖上,感受渺远、空阔、无声的寂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悲怆,品味那抛弃一切的空灵。

  我曾问过玲儿是否还记得那湖 ,她说:你好象对我说过,但又好象并未去过。我急了,想和她争,却又想不起湖在城郊哪个方位。问雀儿、大力、木头,他们也一脸茫然。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去过,好多细节都历历在目?可是她又在哪里呢?一觉醒来,呆坐床沿,半天回不过神来。我开始怀疑自己,又试探着问玲儿。她说:吃晚饭了,快去洗把脸。怎么,又是一天过去了。我睡眼曚胧地望着窗外的夜色,不知所措。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22 10:59:58
布谷催春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251
积分:2172
注册:2007年4月1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布谷催春

发贴心情
好文章,拜读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22 12:12:39
浏阳河人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028
积分:9142
注册:2006年2月9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浏阳河人

发贴心情

   曾经历过太多的沧桑,却苦中取乐,享受人生!

   此情此景,天上人间,给患难之交以无穷的启迪.妙笔!

                                     老土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22 21:28:36
笨笨牛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管理员
文章:1888
积分:6425
注册:2005年8月31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笨笨牛 访问笨笨牛的主页

发贴心情

  既可移出,也可移进的,这确实是篇好文,怪不得这样多人寻找它,谢谢风雨人生推荐,我又将它给转了回来,为防误判,已经将属性改为原创。


是的,我们没有也不可能改变社会,但是我们可以努力改变自己的人生。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26 18:05:25
游客晏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元老
文章:1212
积分:10151
注册:2006年11月14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游客晏生

发贴心情
        南柯一梦梦得好,把我带到了北区少年之家.细时候打完球以后,就到彭家井洗洗脚手,再喝口井水.现在好啦,只在梦里头看一眼.......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26 20:34:08
落霞孤鹜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1620
积分:11501
注册:2005年9月10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落霞孤鹜

发贴心情

    正在寻思会与你交臂而过,你又海市蜃楼般的出现了,梦湖,今天终于又见到你了。。。

*

    陶醉于老李笔下的小镇、古樟,老井、石街,红霓、暮霭,栈桥、澄湖,真个是幽幽然似置身其间,欣欣然如蹈隔世之妙境啊。。。这些真的是我们长沙古城一隅的原貌吗?那一片平静幽蓝、如梦幻般的湖水,在笔者是那样真切而有触感,她真的存在过吗?如今她又在哪里?

    被笔者引人入胜的笔触牵引,不无新奇地步入了一个似曾熟悉而又十分遥远的化外之境——熟悉,是由于小吴门、彭家井这些地名至今离我们还这样近;遥远,是因为现代都市早已在不知不觉中蚕食了那方透着冥冥生机与灵力的湿润土地,在钢筋水泥的倾覆中,那纯净明澈的自然境界已经失落在辽远的记忆,难以寻觅。。。

    相比于陶翁笔下所描绘的幻境中清幽绮丽的桃花源,李翁带给我们的,则是漫上心头的亲近、清凉和爽意……哎,如今,我们也只能从梦境中寻觅那桃源胜境了……



    对于《梦湖》的情有独钟,是我在前几天初略读它后,即刻就感觉冥冥中有一种超自然的引力,在将我从烦嚣的尘世引入一片迷津,再引向宠辱皆忘的清新之境。。。

    在初读它的瞬间,也让我联想起多年前曾读过英国女作家达夫妮·杜穆里埃的小说《蝴蝶梦》,记得第一章中作者用第一人称,梦幻般的回到了她阔别已久的曼陀丽庄园——那种独特意境几十年来已经深深印入我的脑海。较之《梦湖》清丽辽远的美,《蝴蝶梦》开篇描述的梦美得有些诡秘意味,但那种用超自然幻境营造出的审美意境,带给人心驰神往的感受却很是相似。。。


    感谢风雨人生转来老李佳作,文章写到这般境界,真是佩服之至!期待读到老李更多的佳作!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27 0:32:05
易山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1145
积分:7951
注册:2007年6月5日
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易山

发贴心情

  我曾问过玲儿是否还记得那湖 ,她说:你好象对我说过,但又好象并未去过。我急了,想和她争,却又想不起湖在城郊哪个方位。问雀儿、大力、木头,他们也一脸茫然。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去过,好多细节都历历在目?可是她又在哪里呢?一觉醒来,呆坐床沿,半天回不过神来。我开始怀疑自己,又试探着问玲儿。她说:吃晚饭了,快去洗把脸。怎么,又是一天过去了。我睡眼曚胧地望着窗外的夜色,不知所措。
    

     我也有这样的经历,好象在八九岁时去了一个叫“天玉山”的地方,那里有个尼姑庵子,里面的尼姑不著白袍,倒像修道院的嬷嬷一样,黑衣黑帽。她们沏茶不用烧水,直接从水塘里舀了水来泡。那塘热气腾腾的,仿佛一口巨大的锅鼎......我后来反复向外婆求证这个地方,因为我记得是随她去的。但外婆说她不记得有这个地方,而我却真的记得很分明,后来我只好把它归结于梦境了。

    但这个湖则一定是有的,在哪里?太令人神往了!

    谢谢风雨兄找来的好“梦湖”!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27 8:47:16
不知天命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3
积分:6483
注册:2006年2月9日
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不知天命

发贴心情

      我曾问过玲儿是否还记得那湖,她说:你好象对我说过,但又好象并未去过。我急了,想和她争,却又想不起湖在城郊哪个方位。问雀儿、大力、木头,他们也一脸茫然。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去过,呆坐床沿,半天回不过神来。

   桃花源记有云: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此。太守即遣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南阳刘子骥,高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梦湖,有如现代版的桃花源记,“好多细节都历历在目?可是她又在哪里呢?” 一觉醒来,原来是个梦。这个梦原来是由现实中的片断编织的,工业化摧毁了这个梦,如落霞所讲:“现代化早已在不知不觉中蚕食了那方透着冥冥生机与灵力的湿润土地,在钢筋水泥的倾覆中,那纯净明澈的自然境界已经失落在辽远的记忆,难以寻觅。。。”

    庄生梦蝶,老李梦湖,只能这样了,只能这样了,以庄周的见解,我们方可释然一些:有两个老李,一个处在美湖中的老李,其心态在“一种寥廓、纯净、自然、和谐的壮美”中,一个是现实中的老李,是在“交瘁、郁闷、烦躁”中,做人,是做哪个老李好一些呢。。。。。。?

   老李,是否哪个背有点驼的老李? 有点想念呵。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27 10:30:07
深蓝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238
积分:2301
注册:2007年1月6日
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深蓝

发贴心情

读罢,感概系之:

那是梦中的湖哦,

那是湖中的梦。

那里有我中的你哦,

那里有你中的我。

咋醒还迷,

却见车如蚁马无踪,

高楼33层。

便不愿醒,

醉在梦与非梦中。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27 12:25:52
淮羽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774
积分:6213
注册:2006年11月28日
1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淮羽

发贴心情
    老李笔端的古镇、古井、一望无际的大湖、麻石铺成的街道、还有那平底宽头的渡船、无数木柱支撑的栈桥,都溢出了“一种寥廓、纯净、自然、和谐的壮美”。其实,这一切我们都似曾相识,然而又都已变得那么遥远、虚幻,几乎只有在梦中方可找到。
    世界真是矛盾的集合体,一方面,我们需要现代化,而我们的现代化又正如落霞所说,它用钢筋水泥蚕食、覆盖了我们魂绕梦牵的“桃源”和“大湖”;另一方面,驴友们用探险的劲头所找到的“桃源”和“大湖”,那里又总是封闭、落后、贫困。所以,要是我们的现代化既能驱赶贫穷落后,又能保留原本存在的“桃源”与“大湖”的诗情画意该多好!我想,这是应该、也是有可能做得到的。问题是怎么去做。至少,应该少一些急功近利,多一些科学规划;少一些盲目跟风,多一些独特风格。以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的现代化确实该整治整治了。
    照这样一想,我倒觉得老李这篇意境与文字都美得令人陶醉的《梦湖》,似乎又是专为被破坏的生态环境所写的一篇祭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27 22:29:01
老百姓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
文章:12
积分:215
注册:2006年3月10日
1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百姓

发贴心情

感谢诸位朋友的关注.抬爱和鼓励,白头还为稻梁谋,加之为网络菜鸟,握笔如椽.字字艰难,恕不一一唱和,滚滚红尘,佳境难觅,愿:湖在我梦里,湖在您心中.老李拱手.即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28 8:34:52

 11   11   1/1页      1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