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集论坛之精品 萃网友之佳作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湖南知青网2007年度论坛集萃论坛集萃 → [推荐]老板原来是旅长

您是本帖的第 1836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推荐]老板原来是旅长
文斗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221
积分:3651
注册:2005年9月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文斗

发贴心情
[推荐]老板原来是旅长

  益南先生是我的一位好友,多年来他勤奋笔耕不缀,专门从事有关近代历史资料的收集与研究,其作品在海内外都颇具影响 。在此特转发他去年写的一篇文章,向大家介绍一位知青的传奇生涯 。                            

                

       老板原来是旅长

                                                   陈益南  /  

   申嫂打电话给我,电话筒中,有她的话音,还传来了低低的抽泣。

   她显得有些语无伦次地说,申哥病得很厉害了,可他仍不愿去医院,她认为申哥对我说的话,比较听得进,让我劝劝他。

   申哥比我大二岁,我们的友情,已有30多年了。文革中,我们同在一个红卫兵战斗队,他是队长,我为副。后来,又一同下的乡。1970 年,我们的生产队,从北京来了几个知青,都是原红卫兵,是申哥到北京串连认识的,因观点相同始,后成了哥们。

   那天,申哥悄悄将我喊去,告诉说:古巴共产党的二号领袖格瓦拉,带头离开舒适的生活与家庭,进入了亚非拉的丛林,领导世界革命,但不幸牺牲了。因此,他决定同北京来的那几个知青南下,到缅甸去参加共产党游击队,加入世界革命的行列,完成格瓦拉的未竟事业。而云南边境,就有缅共人民军的招募站。

  申哥还问我:南八,你去不去?

  “南八”是我在红卫兵写大字报时的笔名,取自于唐朝的一位历史名将。

  申哥的话,让我大吃一惊,也令我激动万分:参加缅共游击队?这可就是参加新的红军长征啊!很长时期,我们都只恨自己没能生在井岗山年代或长征的岁月,因而,错失了那么大好的参加革命事业的机会。我准备高兴地同申哥南下了。

  然而,姐姐来了一封信,说母亲病重,望我能回家一趟。

  结果,我捏着那封信急急地赶回家后,固然赶上了在母亲尚有一息之时见老人一面,却也错过了南下缅甸的机会。申哥临走前,给我留下话:大哥就先行一步,到时我会与你联系,让你赶来的。

  然而,申哥那一走,就是22 年,杳无音信!

  直到1992年春,我们才会上面。

  那一天,我陪几个朋友到南郊一家小餐馆吃饭。餐馆的菜味道不错,使我对餐馆老板有了些好感,便关注了坐在收银柜后的那个精瘦的独眼男人。

  当我向那老板递上一支烟时,我突然发现:我应该认识这个独眼龙,否则,为何如此面熟?

  右腿明显有些跛的独眼老板,也注视着我,一动不动。

  终于,我认出了他:申哥!

  只是,此时的申哥,已没有了当年的英俊、帅气,人也显得矮了许多。

  申哥也认出了我。

  22 年后的意外相逢,自然使我们乐开了花,尘封已久的话匣子一打开,便如滔滔江水。

  那年,申哥到了缅甸,成了缅共人民军战士。一年后,他又成了缅共党员,还做了人民军连长。但也就是那一年,他唯一的亲人即在纺织厂当工人的母亲,因一场车祸而亡。当然,申哥是几年后才知道这事的,在缅甸,他往家里写过几封内容有真有假的信,他的情是真,他在哪儿工作的那些话,则都是假,他不可能将缅共人民军的事告知母亲。但是,他从没收到过母亲的回信,因而,也不知他妈妈究竟收没收到他的信。一个回国执行任务的人民军干部,也是知青,顺便到申哥的家里走了一趟,回部队后,将他母亲已故去的事告知了申哥。申哥听后,关在屋子里独自流泪一整天,三天也没吃下什么东西,还一个人跑到山上,面朝北方,扎扎实实跪着瞌了几个头。

  以后,申哥越发一心一意在缅共人民军奉献青春与年华。在战争中,他失去了左眼,也被打跛了右腿。

  1989年初,年过不惑的申哥,当上了人民军缅北军区108旅副旅长兼参谋长。然而,自中国极左的文革路线结束后,缅共人民军进行的革命斗争似乎就失去了罗盘,世界革命与格瓦拉,也日益离申哥他们远了,淡了,薄了。而且,1989 年9月,人民军内部还发生了兵变,兵变部队将缅共主席德钦巴登顶礼送到中国境内,随后人民军各军区便纷纷宣布脱离缅共,而成为了金三角内一支支各自为独立为王、不再有政治意义的武装集团。

  很多在人民军的知青,都陆续设法回了中国。申哥看到,脱离缅共的军队,对革命的热情,已远没有对罂粟花的兴趣高了,特别是军区的“特贸”指挥部的业务几乎公开化后,申哥便知道他的追求之路,已到了终点,曾经火红般燃烧的信仰也不复存在,而转轨的生活,他又自觉不能适应,因此,该退出了。

  申哥是不辞而别的。他不能向他过去的上级与战友正式辞职,因为,他不知道人家会如何对待他的这个想法。108 旅及其上司军区,虽仍号称“革命军”,但他已分不清,举着的旗帜,究竟是红卫兵袖章的放大,还是罂粟花骄横的艳丽?他不想再呆下去了,也不想对谁作什么劝说,人各有志,各有各的活法,特别是在今天,这个已不再有信仰的新时代。

  偷偷离开部队的那天,申哥还是很有些伤感,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一是给了文革,更多的则是献给了这缅北的丛林。他将他保存了20 多年的红卫兵袖章,还有他原有的缅共党证与人民军军官证,都悄悄地在丛林中挖了个坑,埋了,并垒了个小土堆。随即,他举起手枪,朝天打光了膛内所有的子弹,然后,向那小土堆,庄严地敬了一个军礼。

  回国的路途并不难。但是,在跨过国界时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改变了返回家乡的打算。家乡的城市,不再有他的亲人,仅仅只是他一个遥远的记忆;而国界那边的异国山林中,却有他长眠的战友与恋人,有他用鲜血浇洒的土地,更曾飘荡过令他热血沸腾的理想。他决定,就在云南边境安家,生活在可以瞭望国境两方的乡村,像一个守墓人那样,享受难得的平静,了此一生。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21 22:51:02
文斗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221
积分:3651
注册:2005年9月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文斗

发贴心情

  是申嫂,再一次改变了申哥的人生之路。

  申嫂叫田桂花,是湘西人,比申哥小十多岁,年轻时被人骗卖到云南边境乡村的,结婚后不久,男人说是到境外做小生意,却一去三年,没有回音。申哥来后,一来二往,竟又结成夫妻,还生了个女儿。毕竟申嫂是曾嫁了别人的,留在云南生活,她心里不踏实。申哥却不怕什么,他见过的世道太多,没有什么东西再能让他畏惧。但他还是听从了申嫂的话,带着她和女儿婵娟远走高飞,1990 年春回到了家乡。

  申哥离开缅北时,钱还是带了一些的。自从脱离了缅共,“革命军”的首长们,凭“特贸收入”,多多少少都成了大小不一的富翁,而不再是以往的艰苦。可是过境回国后,申哥就将之中的大部份,分寄给了他那几个死难了的知青战友的家里,其中,包括了他从未见过面也未联系过的岳父岳母的家。他的爱人是一名河北知青,在缅共人民军,他们共同生活了三年。可是,政府军一次进攻时的炮弹,使他那做人民军医生的美丽妻子,永远离开了他。

  虽然,家乡仍有他少年时的朋友与同学,包括我这个差一点也成了他的缅共人民军战友的红卫兵伙伴。可是,申哥回来后,却不愿声张。因为,他的精神空间,几近被那 20 年的战火生涯及对逝去战友的思念所占满,今天面对的人们,反而只是他眼中的一个个符号。

  申哥不想再续少年时的友情,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的缅共党籍与人民军军龄,并未得到国内的承认。在云南时,他就已了解到,现在的政策,已不再象六、七十年代与八十年代初那样了。如今国内对他们的经历,只承认是“革命经历”,其他的却就没有了。而且,其“革命经历”还得有人证明,你确是在缅共内。申哥是自动离开部队的,他的“革命经历”能否得到国内民政部门的承认,还是个问题。

  每当想到这一点,申哥偶尔会有些难过,但很快,他又会没事了。

  有次,他同我讲到这事时,说:像格瓦拉那样伟大的人,还有很多中国与缅甸的战友,早就为那场世界革命的理想献出了他们的生命,而我却活到了现在,还能有什么怨言呢?毕竟,那种生活是我们自愿选择的,而并非谁人的逼迫。这事,你也知道,当初我们是为什么而出国的?“革命经历”那些东西,对我已不重要了。

  但是,我了解申哥,他虽是这样说,实际上他心里还是很为此事伤感的,因为,他的一生,都是在为荣誉而奋斗,虽然,今天的人们大都已将那些东西,视为虚无与乌有。在战火与硝烟中参加了近20年的“世界革命”,流血流汗,差点还将命丢在异国他乡,到头来,却没有人承认他有过的光荣。这事,落在谁身上,谁都免不了要在心中滴血含悲。

  他不想见往日的少年伙伴,原因之一,也许,就是怕他们追问他在缅共的日子,以及那段有过的缅共党籍之归宿。在别人是好奇与谈资,而对申哥,却是戳痛。

  有天闲聊时,我问他:申哥,你对过去的人生选择,有没有点后悔?

  申哥淡淡一笑,说:南八,人生的篇章,各有各的写法。还有,你别看现在有些人,表面风风光光,人模人样。可是,他们中有多少人经历过我们那样丰富的岁月?有多少人浸润过人生最令人难忘最诚挚的战火中的战友情谊?还有,说句笑话,又有几个人做过真正战场中的军队旅长?

  看着申哥脸上露出的那份少有的得意,我不能不点头。

  申哥又说:南八,人生最重要的,我觉得,就是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而那事,同时又于国于民有益。人生只是一个过程,任何人的归宿都是一杯黄土,有意思的只是这个过程。

  我相信,申哥说这些近似哲理的话时,他的思绪与情感,已如同天空上飞翔的小鸟,而越过了那些个什么党籍什么革命经历之类荣誉的伤痛,并且,还真是在俯瞰着地面上正在风光自得的人们。

  我与申哥情谊的再续,简直就是让我在如今这非常现实的社会中,获得了一个精神的休养家园,也是心灵常常得以净化、化内心风浪为平静的思想港湾。的确,人生的丰富,会使人对许多问题,得到平心静气的释怀。

  城里有许多家冠以“知青”名号的酒楼,之中,城南的那座“知青饭庄”最为有名,在那儿经常举办全市性的往日知青们的聚会,热闹极了。有天,“知青饭庄”的王老板电话通知我,本星期天将有一次档次较高的酒宴,邀我出席。我向申哥说了,请他也一同去,会见本市原知青中的各界现代名流。

  申哥谢绝了,他不去。

  为什么?我很奇怪,问他:申哥,你也做过知青啊,有什么不能去的?人家都会尊敬你的。

  申哥却眨了眨那尚炯炯发亮的独眼,说:南八,我的一生中,最重要的只有二件事,一是当红卫兵,二是参加缅共人民军。知青阶段,只有那么一年多时间,对我意义不大。

  我当即反驳:申哥,我们真正当红卫兵的时间就更少了,还不到一年吧?

  “可是,当红卫兵,与参加缅共,我都是自愿的,没人逼我。而下乡呢?却并非情愿。”申哥冷冷地说。

  我一时语塞。

  申哥继续说:做知青时,真是无奈,极没有意思,老想着如何回家。现在很多的知青,却又怀念起当年的那段岁月了,甚至,当初那一切恨不得立即能脱离的种种苦难,也成了今天美好的回忆。人啊人!真有意思。

  申哥说的,也是。

  申哥又说:那是他们的人生,太单薄,不够丰富所致。

  申哥回到家乡后,在市郊买了一套房子,又在附近开了一个小餐馆,最初只卖云南米线,生意好了,又扩为饭店。两口子自己上阵,没雇人。申哥说,他不想搞得太热闹,能稳稳当当赚到钱,养家育女,就行了,轰轰烈烈的日子,对曾经沧海的他,已没有了吸引力。

  不料,老天爷却偏不让他过清静的日子。那天,申哥感受到胸口有些疼痛,吃东西就更痛,便去医院捡查。那结果,却将申嫂吓哭了:申哥患了食道癌,好像还是晚期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21 22:52:58
文斗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221
积分:3651
注册:2005年9月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文斗

发贴心情

  医生建议,立即住院,动手术,看能不能保住一条命。

  申嫂连忙同意。

  可是,申哥却不干。他说自己没什么大毛病,顶多是肺炎什么的,过几天就会自动痊愈,在缅共时,他得过几次病受过几次伤,结果都安然无恙。

  申嫂犟不过他,只好让他回家,让医院先开些药对付着,并连忙给我打电话。

  我与妻子丽英到申哥家时,申嫂不在家,他正直挺着腰板,坐在椅子上,在看一本《战争年代的总参谋部》。

  他的面色却明显地惨白了,脸也消瘦了很多。

  他一见我们,便笑着说:你嫂子搬的救兵来了。

  我和丽英也都笑了,我忙说:申哥,你千万莫大意了,要为嫂子婵娟她们多想想。

  申哥却话题一转,将那本书伸到我的面前,问:读过这书吗?

  我说:知道,是什捷缅柯写的。不过,我读不出多大兴趣。

  申哥说:我读过很多遍了,每次都读出了些味来。。。

  他又要同我谈缅共人民军的战事了,今天,我可不想说那些,便打断他的话:申哥,我们都是唯物主义者,对你的病,也要实事求是的正视,并采取必要对策,搞驼鸟式的逃避是不对的。

  申哥只好放下了手中的书,望着我:你这是批评我?

  我铁了心,说:是的。今天,我不仅要批评你,还要坚决动员你去医院。

  丽英也在一旁帮衬着。

  申哥好半天没作声。

  我高兴地想:有戏了!

  我继续向他解说有病早治的常识,说就是像食道癌这种病,只要手术动得早,也能痊愈的。还说,如果不愿去那家医院,可以换家更高级的,几家大医院,甚至部队的163 医院,我都有熟人,方便得很。

  申哥微微低着头,默默地听我滔滔不绝,脸上却并没有现出任何高兴的神情。直到我也觉得无话可讲了时,申哥才抬头问我:南八,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只是,你不明白我的想法。

  我误会了,连忙问:你有什么困难?我们可以帮啊!如果动手术钱不够,我有啊!

  申哥微露笑意,说:南八,谢谢你们的好意!不过,今天,我们不说这些,好吗?

  望着他那明显苦涩且似有艰难的笑容,我只有住口。

  此后三个月中,我去申哥家看了他数次,只是不能说他的病,不能谈要他进医院的话题。

  我曾悄悄问申嫂:申哥为什么不愿进医院?

  申嫂欲言又止,也没有说。

  最后一次见申哥,是他已几天水米未进之际,申嫂一边流泪,一边正用调羹给他一点点的喂西瓜汁,他也一点点在艰难地呡着。可是一见到了我,他又推开了申嫂手中的调羹,要同我说话。

  看着他那已鹳骨凸突且日益消瘦、惨白的面容,看着他那只唯一能用却也深凹而不再有神的眼睛,我只能悲哀的想到一个词:英雄末路。

  几天后,申嫂哭着给我又打来电话:申哥走了。

  简单的丧事办完后,泪痕满面的申嫂给了我一张纸,是申哥写给我的遗言:

南八:

  你是我此生中最早与最后的铁哥朋友,谢谢你陪伴我走完了我最后的旅程!

  你一定在责怪我为何不进医院治病,现在告诉你吧。我这一生,从本质上讲,实际已经走完了全程。如果能不费力、不连累亲人朋友,我也愿意平平静静活下去。但,既然已得了癌症,象你所说,我们是唯物主义者,就要正视现状。上现在的医院,不知会要花多少钱,还不一定能解决问题。我从缅甸没能带回多少钱,这些年赚了一些,但那全是为桂花母子二人准备的生活费,特别还有婵娟今后读书所需。我希望我的女儿,将来能上大学,从而在将来的社会中,有她的立足生存之地。因此,没有为我再浪费钱的必要了。跟你说这些,既是解开你的迷惑,免得你以为你的申哥是个不信科学的胡乱顽固派;同时,也是请你帮忙:今后替我多多照应一下桂花母子,适当时候帮她物色一个好男人,并劝她改嫁,好好生活下半世。

  拜托了,南八兄弟!

  向丽英问好!

                申自来

                    1997年8月24日

  我反复看着申哥写的文字,欲哭无泪,心中那种与亲人离去而不同的特别的悲绪,很快堵塞了胸膛。当年读毛泽东的诗句:“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只以为是伟人的气魄,是诗人的浪漫。而今,方知的确如此。从同做红卫兵时起,申哥与我的友谊就已长达三十一年了!而,当年的天真与豪气,却竟如同昨日,沥沥在目,不能忘怀。

                2006年1月4日修订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21 22:57:52
文斗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221
积分:3651
注册:2005年9月3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文斗

发贴心情

  转发此帖,聊以让大家在酷暑之中听听故事消闲,亦可从中找到一代人当年的一些影子。

  我以为,申哥是一位很有传奇色彩的人物,是一条硬汉子,但他更是一个悲剧型的角色。他把自已全部投入到了轰轰烈烈的理想,最终认为自己的人生亮色只有两件事:当红卫兵与参加缅共人民军。殊不知,正是这两件事,皆源自于一种非理性社会所造成的狂热,正是这种追求决定了他的悲剧命运,尤其可悲的是他至死都没有明白这一点。

  人生不可逆转,愿申哥的故事不再重演。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21 23:28:12
80个知青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613
积分:23957
注册:2006年3月19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80个知青娃

发贴心情

         前不久有朋友提到文革中一位名动一时的风云人物,因为牵涉到身边的现实人物和现实问题太多,恕不提及其真名。而我不禁想起这位当年无限风光的人物凄凉的结局,历历在目。我昨天对那位风云人物当年的战友说:幸好我年轻几岁,没有参与那场疯狂,不然。。。无独有偶,今天又读到斗兄提供的申哥事迹,其悲凉的经历异曲同工。

    切。格瓦拉曾经是当年我们崇敬的英雄,受其感召而在中国一代知青中产生的切。格瓦拉效应却最终英雄折戟,落得个晚景凄凉。

    由此也想到德钦巴登顶、波尔布特、乔森潘、恩维尔霍查。。。想到缅共游击队中的知青,想到我们国内知青自己。。。

    这是一段悲壮的历史,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哀!

    不要因为错误而惩罚昔日的英雄,却应因为曾经的错误而建设更理性的社会。

    愿申哥的故事不再重演。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22 1:26:47
大漠孤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380
积分:13094
注册:2007年1月15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漠孤烟

发贴心情

无论怎么说,他都是一个大写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22 6:56:48
布谷催春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251
积分:2172
注册:2007年4月1日
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布谷催春

发贴心情
可是,他们中有多少人经历过我们那样丰富的岁月?有经历才有此感受。四十年前的夏天正是解放路事件爆发牵涉长沙城内大范围的流血武斗,犹如巴黎公社的巷战.......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22 7:01:45
日落部族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2947
积分:20497
注册:2006年6月17日
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日落部族

发贴心情
以下是引用文斗在2007-7-21 23:28:12的发言:

   我以为,申哥是一位很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但他更是一个悲剧型的角色。他认为自己的人生亮色只有两件事:当红卫兵与参加缅共人民军。殊不知,正是这两件事,皆源于在一种狂热下的选择,从而决定了他的悲剧命运,尤其可悲的是他至死都没有明白这一点。

一个人老了,觉得自己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被人愚弄糊里糊涂白活了。没关系,下决心把那些年的事的真相弄明白,用一个全新的明明白白的眼光重看那段日子。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22 9:13:14
老灯火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土胡子
等级:版主
文章:1571
积分:13400
注册:2006年8月19日
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灯火

发贴心情
当年在知青中传中缅边界招缅共游击队事。72年农闲在表哥当包工头的东区基建队挣点饭钱,据传当小工的刘、姚2人就是那边跑回的“逃兵”(也有说战败逃回)。说他们插队后没饭吃跑云南打工,就在那边参加了“世界革命”。那高个脸有伤疤的刘传说还当了“连副”----不过他们几乎不谈那边事,没过几天清查工地“黑市人口”,我们几个知青就散了。元宵兄在轶事栏有帖征询这段轶事,待转帖在该贴跟帖。

日月出矣,灯火不熄,不亦劳乎?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22 11:17:33
郑哥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531
积分:4272
注册:2006年4月16日
1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郑哥

发贴心情
人生只是一个过程,任何人的归宿都是一杯黄土,有意思的只是这个过程。”诚如斯言!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23 9:03:08
神湾村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271
积分:1843
注册:2007年5月14日
1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神湾村

发贴心情

看帖回帖..........


六四年下放在江永县上江圩公社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23 9:35:55
不知天命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3
积分:6483
注册:2006年2月9日
1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不知天命

发贴心情

    命运,有体制内和体制外之分,知青绝大部分是在体制外行走,体制外的“荣誉”,没有在“计划”之内,被人遗忘,这种事情有很多例子,靠这种“荣誉”在支撑人生信念,也是一种体制外的活法,很多的时候,也只能如此,不然,会活得更加的累。

   无论怎么说,申哥是条汉子,他的对历阅人生后的淡定、以及对待死亡的超然态度是此生精神财富,把这种精神财富用在人必一遇关键时刻(离世之时)或许真的会少些痛苦。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23 11:28:32
武陵打油匠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17
积分:5169
注册:2007年5月28日
1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武陵打油匠

发贴心情

那个年代的青年人都很单纯,还有传统文化那种“士以天下为己任”的道德情怀和牺牲精神。申哥去异国他乡干革命,是件惊天动地的事,是条好汉。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被人淡忘了,他的精神永存!向申哥致敬!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23 12:59:07
湖边士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头衔:湖边渔人
等级:知青元老
文章:1246
积分:8494
注册:2007年5月9日
1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湖边士

发贴心情
以下是引用武陵打油匠在2007-7-23 12:59:07的发言:

那个年代的青年人都很单纯,还有传统文化那种“士以天下为己任”的道德情怀和牺牲精神。申哥去异国他乡干革命,是件惊天动地的事,是条好汉。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被人淡忘了,他的精神永存!向申哥致敬!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23 22:33:31
80个知青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613
积分:23957
注册:2006年3月19日
1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80个知青娃

发贴心情

一部知青经历最经典的绝唱,一曲回荡于历史天空的燕赵悲歌!

掩卷长啸之后,谨将此文转贴论坛集粹留存。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27 8:17:38

 15   15   1/1页      1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