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集论坛之精品 萃网友之佳作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湖南知青网2007年度论坛集萃论坛集萃 → [原创]乡村轶事

您是本帖的第 1719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乡村轶事
童索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小知青
文章:5
积分:196
注册:2006年5月17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童索

发贴心情
[原创]乡村轶事
乡村轶事               童索

     四围村近来常出新鲜事。
    村子很闭塞。四面都挺着些锯齿模样的山峦,把个小村爱不弃手的搂抱于怀。交通也不方便,一条公路犹犹豫豫不肯走向村口去,狐疑一走进去就会东弯西拐转晕了头找不着北。看场电影得去十里开外的乡政府,小心脚丫子打出泡来。村里很少有人知晓党的总书记是谁,倘惹被人问到,他们回答说:"王书记啊,这个还不晓得?!"然后笑眯眯的看你,像小学生答完老师的提问,正胸有成竹地等你夸他呢!他还想:你也太小看我了,本地威风八面的王书记,见过好几回呢!共产党的公社书记,不就是党书记么?
      村里鸡毛蒜皮小事却会传得风快,根本用不着那火柴盒子样的有线广播匣叫嚷。么子张家的猫欺负李家的小鸡崽居然咬死一个,两家因此大打出手伤了和气啦,么子五癞子发酒癫打了自家堂客、女人一气之下跳了塘,幸亏被人救起啦,事发后不出一筒烟工夫,就会被村子里男女老少当作甘蔗杆,当作瓜子花生,当作下酒的豆腐干,有滋有味地咀嚼着。
    我每次从县城回到村里,总能听到些故事,这次也不走样----不过这回听到的故事委实让我感到惊奇:老实巴脚的黑水牯竟然把麻队长结结实实揍了一顿。
    "黑水牯总算出了口气啦,绿帽子戴了十几年",乡亲们这样告诉我,"打得不轻哩,麻队长眼皮子都青了!"
    但我终究是有些疑心,碰巧麻队长出门担水,看到他左眼角贴着一块四四方方白纱布,这才相信。
    其实黑水牯是村里第一号老实人,自小长得黑不溜秋,像窑山里爬出来的挖窑公子,况又蔫头蔫脑一副憨像,胆子小到极点,很不像他老子。
    他老子胜把式年轻时据说是活得很风光。"娘的!老子当年在外担窑,赚得几个血汗钱,有一次回家来,路上一座林子里走出几个打抢的,亏得老子年轻,学过几趟拳脚功夫,三五几拳就把几个毛贼打得叫爹喊娘屁滚尿流......"二两烧酒下肚,胜把式就会天花乱坠地吹大牛,然后脑袋在空中弯过一条弧线,很得意地伸出自己攥紧的拳头,"信么?老子拳把子九斤十六两!"吹得多了,人们终于信了几分,并由此生出些許的敬畏。
    可胜把式的脸面到底是丢在了外人手里。胜把式是个酒鬼,不喝不醉,一喝则必醉无疑。有一回去小镇赶集,胜把式免不了一顿好喝,并且照醉不误。醉醺醺中大白天竟扯开裤裆在人家门囗撒起尿来------那尿弧线画得老远,像是小河边渔人的钓线。屋主人见了大骂:"你这酒癫子!撒尿也不看地方!"不料胜把式眼一瞪,拳把子一晃,"娘的!哪个叫你家烂屋对着我鸡巴起着!"屋主也不是吃素的,气冲冲冲出门来,硬生生扯着胜把式的命根转了一百八十度,直痛得胜把式叫爹喊娘才作罢!
    胜把式在街上出尽洋相,这事很快就传开,四围村的人们听了,个个捧着肚子笑疼了七七四十九天。从此胜把式的形像,在村里人眼里陡然矮了七分!
    胜把式大失体面那一年,黑水牯却不识时宜地稀里糊涂来到人世。四十九岁方得一根独苗,胜把式夫妇把黑水牯看得掌上明珠一般。可惜好景不长,黑水牯四岁那年,他娘中风瘫痪了半边身子,屙屎拉尿全靠胜把式服侍。不过胜把式街照样上,酒照常喝,只是再不敢向人家房门口撒尿。每次上街回来,少不了给黑水牯带回两个肉包子,或者几片薄薄的黄豆油锅巴。
    水牯长到八岁那年,胜把式送他上了学堂。可水牯心不灵,记性又差,念了三年书,写几个字也不免缺肢少腿;况又胆小如鼠,有一天正上课时,水牯尿憋得紧,却不敢向老师请假,蹲到桌子下就撒,淋湿了前桌同学的裤脚,水牯因此挨了老师的批评,又被同学们哄笑了一回。他又脸皮子薄,第二天死不肯再进学堂,从此退了学。
    十一岁的水牯倒是长得膀大腰圆,粗壮得像座铁塔一样。干活极肯卖力,"挑得动两座大山",人们这样说。
    从此成了真正的黑水牯。
    从此黑水牯务农,每天赚八分工。
    水牯干活肯下力,饭量都也大。
    有一回修大寨田,中间歇息时,来了个卖包子的,于是有人跟水牯赌吃二十只包子。
    "你若是一次吃完了,包子钱归我付;若是没吃完,包子钱你自己付,还得赔我二十个包子钱。"
    可水牯只是憨笑着,不搭腔。众人起哄着:"水牯,赌吧,怕么子......",水牯仍只笑,还是不搭腔。
    "这样吧,你若冒吃完,也不用你赔了,自己付包子钱就是了",那人以为水牯怯场了,故作慷慨地妥协一步。水牯也不吱声,一手拿一个包子左右开弓吃起来----他对吃完二十个包子信心十足,全然不顾自己身无分文!
    一阵风卷残云,二十只包子眼看只剩下三个,那人终于沉不住气了,"莫尽让你吃了,我也尝二个哒!"抓着剩下的包子就吃------与水牯全吃完相比,总算挽回些许损失吧。围观的人大笑......
    有人疑心水牯是难以吃完剩下的三个的,却不能得到验证---没人再敢同水牯赌了。水牯到底能否吃下二十个包子,终于不得而知。
    水牯长到十八岁,老胜把式想抱孙子的心思愈来愈切,况且也需要有个儿媳妇来照料瘫痪的堂客,自己好清清闲闲过几天舒心的日子。
    虽然胜把式在外牛皮吹得山响,无奈家中搁着两只罐子----"酒罐子"和"药罐子",着实穷得响叮当!拜托人为水牯提过几回亲,总也说不成。后来打听到邻村有个叫杨花的妹子,据说是跟有妇之夫的大队支书一来二去有了一腿,并且肚里有了货,眼看就要显山露水了,急于找个主儿呢!胜把式瞅准机会当机立断,立马托人去提亲。一提就成。
    虽说杨花是把"漏灯盏",年纪也比水牯大两岁,却也长得颇有几分姿色。贫不择妻呢,水牯也就愿意了。
    后来他们成了亲。
    后来杨花生了崽,一生就是两个!
    春华秋实,自家田地里熟了庄稼,终归是值得高興的。这种子是风刮来的还是鸟衔来的还是自己播的,水牯脑子里一瓶桨糊。就算是省了些精耕细作的犁钯工夫吧,憨厚的水牯自己安慰自己。
    杨花是个急性子人,邻里三舍有人惹了她,她就搬出砧板拉长声调一咏三叹一刀一刀剁着骂。家里事无分巨细权不管大小,她胡子眉毛一把抓,黑水牯对她惟有俯首贴耳唯命是从。杨花服侍婆婆很不耐烦,时常骂她"老不死的",气得胜把式牙痒痒地:"日他娘!老子若是转去二十年......拳把子九斤十六两!"但他终究不能转去二十年,却也奈何不得。
    好在那时杨花还不敢明目张胆地招蜂诱蝶养野汉子,日子虽然有些微澜却也总算风平浪静。
    黑水牯头上那顶绿帽子,是麻队长从部队复员回来以后给他戴上的。
    满脸麻子,又是生产队长,麻队长因此得名。
    当年麻队长在部队当炊事班班长,曾给家里写信報喜说是部队首长要来四围村调查,他麻队长入党升官有望。满村子的人都为他高兴。可几个月后,不见部队来人,麻队长却回来了,同以往回村相比,没戴草绿色军帽,衣领上也不见两块红片片。
    有知情人说,在部队里麻队长偷了一钵子猪肉带往宿舍,被人发现了,坏了名声,麻队长才闹着要退伍的。
    麻队长却吹嘘说,部队首长本来要培养他的,苦苦留他劝他不要复员,他不干。"部队生活艰苦得要死!",麻队长强调地说。
    回来后麻队长成了生产队长,又是基干民兵,跟大队支书也粘乎得紧,算得上村里一个人物。麻队长嘴馋眼馋心也馋,见了漂亮些的女人就眼睛都直了。黑水牯外出担窑了,杨花又颇有姿色,于是麻队长有事没事专往杨花家里跑。
    一来二去就成了,大白天干事情。两个四岁的细把戏,看见麻队长猴在杨花身上,嚎啕大哭:"哎呀莫打了啊,妈妈打死了呀!"胜把式听到哭喊声,以为黑水牯回来了,仔细去瞧个明白,正好看见麻队长边系裤带边往门外走,杨花慌慌张张要下床。胜把式破口大骂:"日你娘!老子要是转去二十年......拳把子九斤十六两!"但毕竟是七十二岁的老人了,九斤十六两的拳把子没能举起来,眼睛睛看着受用了的麻队长扬长而去!
    这事把半死不活的胜把式堂客气了个九成死!请医生来看,医生探了脉,开了张药单子,摇摇头就走了。不几天,胜把式堂客伸腿归西。
    黑水牯从窑山赶回来,料理完娘的丧事,就走到大队支书家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大放悲声,说是要状告麻队长。支书耐着性子开导了黑水牯一遍:"抓贼抓赃,抓奸抓双。你要告麻队长,有么子证据?要犯诬告罪的呢!"
    终于没有告成!
    倒是被麻队长记了仇,反攻倒算起来:黑水牯家里喂养的几只旱鸭,被麻队长当作资本主义尾巴一刀割了!请来大队支书,把盏推杯,美美地饱餐一顿。
    这还没完。黑水牯担窑,每天赚二元一角血汗钱,麻队长却令他每天向队里投资二元,顶一个劳动日十分工(那一年生产队里年终结算每个劳动日值二角七分钱!),否则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一波一波的反攻黑水牯如何抵挡得住?逼得无计可施时只好拿杨花作挡箭牌,求她去跟麻队长說情......
    麻队长往杨花家越发跑得勤了。黑水牯忍气吞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胜把式照例骂"日他娘"、"拳把子九斤十六两",但终究像阿q的"秀才娘子的宁式床,搬来就是"。
    后来胜把式死了,麻队长更加肆无忌惮。胜把式死的那一年冬天,杨花又生了个崽,村里人背地里都说是"野崽"。野崽四岁时,鼻子上奇迹般冒出星星点点的笋壳斑,很讨麻队长喜欢。麻队长经常买糖给野崽吃,野崽喊麻队长"伯伯"也格外喊得甜。野崽跟两个哥哥却是耍不来,经常被打得哭哭啼啼。
    后来家家户户分了责任田。麻队长不似以前威风了----各种各的责任田了,一个生产队长还算个鸟,往杨花家也跑得稀疏了。黑水牯家日子逐渐红火起来。
    树叶黄了又绿翻新着日子,眨眼到了一九八七年。黑水牯三十七岁了,两个大儿子长到十八岁,虎头虎脑,黑水牯一样粗壮。十一岁的野崽却是精瘦。
    黑水牯时常在外做点小生意。两个大儿子在家耕作责任田,农闲时也外出找点事做。父子仨都赚了些钱,积攒起来,盖起了新房。麻队长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跟杨花来往了。
    有一回黑水牯回得家来,想不到又碰上麻队长正在风言浪语挑逗杨花,还想重温旧梦呢!十几年的积怨岩桨一般从黑水牯火山口似的心里喷出,黑水牯一下把麻队长掼翻在地,雨点也似的拳把子(估计超过九斤十六两)直往麻队长身上落。田里干活的两个儿子闻讯赶回,三个人让麻队长结结实实过足了瘾!
    于是村里又爆出头条新闻。民间评论员发表口头社论说,麻队长挨打是罪有应得。
    如今麻队长肿了的眼皮子还没好,贴了张四四方方白纱布丢人现眼。
                    一九八七年七月

    后记:这时我二十年前写下的文章,也是我迄今为止惟一的一篇姑且称作小说的篇什。不知道今后我是否还会有写小说的兴致。普通人有普通人的乐趣,写下的文字自娱自乐便己足够,不必像名人似的患得患失地去悔其少作。所以我仍把这二十年前的篇什搬上博客,聊以自娱。
                     二00七年七月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18 10:05:01
老灯火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土胡子
等级:版主
文章:1571
积分:13400
注册:2006年8月19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灯火

发贴心情
童索是我在榕树下文学社团的文友,一个偶然的机会转了一篇童索写乡下轶事的趣文在湖湘轶事,湖南老乡童索又赐此美文。为供更多朋友阅,拟转移茶座共赏。
说明,如果不是直接从电脑文档或文本文件贴出而是从博克或其他网站复制到湖知发贴,请记住在发贴前要点一下消除乱码键,否则发后原排版乱成一片,灯火已校。就是发贴栏上方此键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日月出矣,灯火不熄,不亦劳乎?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18 10:23:25
80个知青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613
积分:23957
注册:2006年3月19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80个知青娃

发贴心情

细细地拜读了,确实是好笔头。不禁让我想起赵树理的小说。

二十年前就写下如此好文,何以竟成了唯一???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18 13:35:54
没有忘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2032
积分:13462
注册:2007年1月7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没有忘记

发贴心情
应了那句名言:不再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19 6:42:59
童索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小知青
文章:5
积分:196
注册:2006年5月17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童索

发贴心情
感謝老燈火的精心排版和移帖,感謝各位閱讀并釋知青娃之疑:對于小說,我确乎只嘗試過這一次,此外有詩歌、散文、詩歌評論等散見于報刊。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19 9:27:33
布谷催春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251
积分:2172
注册:2007年4月1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布谷催春

发贴心情

仿佛又看到周立波的风格,把南方农村生活描写得维妙维肖。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19 20:43:01
淮羽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774
积分:6213
注册:2006年11月28日
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淮羽

发贴心情
    勤劳憨厚的黑水牯、沉醉于当年之勇的胜把式、媚上欺下的麻队长,几个人的性格特征都以杨花这个水性扬花的女人为轴心,走马灯似地展示出来了。说到底,这乡村逸事最终表现的还是作者自己的爱憎。作者喜欢黑水牯,对胜把式既同情又怨其“不举”,对麻队长则是讨厌至极。所以,作者让黑水牯在勤劳致富、盖起了新房,有了强如麻队长的经济地位后,终于和儿子一道,将这个一直依仗权势给自已扣绿帽子的家伙饱凑了一顿,让他眼睛蒙上了白纱布。这一结局不仅让大家都觉得解气,也表示了作者对农村经济体制改革的拥护。要没有这场改革,黑水牯即使再勤劳也始终只能处于弱势,老婆杨花说不定还会生出模样象麻队长甚至什么麻书记的野崽。
    基于上述浅见,我为作者演绎的乡村逸事叫好!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23 20:59:06
湖边士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头衔:湖边渔人
等级:知青元老
文章:1246
积分:8494
注册:2007年5月9日
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湖边士

发贴心情
以下是引用布谷催春在2007-7-19 20:43:01的发言:

仿佛又看到周立波的风格,把南方农村生活描写得维妙维肖。

 我亦有同感!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25 17:53:30

 8   8   1/1页      1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