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在流逝的岁月里,凝固着一段段坎坷的人生,漂浮着一缕缕如烟的往事。我用我简拙的文字记下这人生经历的真实,给自己,也给我的友人留下一丝淡淡的回忆。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动网先锋论坛个人专栏知青个人专栏乡音专栏 → [原创]《意淫》 为Y老师去世四十年而作

您是本帖的第 3199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意淫》 为Y老师去世四十年而作
良石1124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知青(VIP)
文章:261
积分:2089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2月8日
1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良石1124

发贴心情

谢谢乡音姐发敏感话题的勇气!

Y老师是一位有才,温和,节俭,生活态度也并不古怪出格的老师。此外,他还很善良:“那天半夜里,狂风大作雷雨交加,曲柳带着雨水摇进了Y老师的窗户,老师起床去关窗,怕伤着柳枝,想把它们送出去,就要这时一个闷雷落在了他前面!”险些送命;后来大雨中,他护着队上的牛找地方躲雨,牛无恙,他却遭雷殛而死。。。。对物对牛尚且如此怜惜,何况对人呢。

所谓"意淫",就是精神层面上的情爱,而不是肉体活动。怜香惜玉,对美甚至对异性的暗暗向往和喜爱,有甚末错?更何况谁见过他拥衣而眠?

一温和如羊的人却受到狼的虐暴,一博学多才如词典的人却被赶出校门,一颗多情善爱的心却遭到最冷酷无情的侮蔑和杀戮!!!。。。。。。

这种不人道不合理的现象决不能再发生!除开政治思想上的开明和进步以外,人的文化观念也要改变,需要大家一起做工作。谢谢乡音姐起了一个带头作用!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2/19 11:18:08
犟牛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328
积分:11605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7年3月9日
1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犟牛

发贴心情

    记得看过这样一个故事:清朝时,有一男子内急,于楼下小便。一女子正好在楼上推窗看见,男子一笑,女子后竟自缢身亡。告至官府,以该男子“意淫”,“其心可诛”而处以极刑。从封建社会的“意淫”、“腹诽”、“诛心”到文革时期的“狠斗私心杂念”、“灵魂深处爆发革命”以及以“思想反动”定罪,皆是一脉相承。按此办理,我们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2/19 11:44:57
游客晏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元老
文章:1212
积分:1015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14日
1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游客晏生

发贴心情

        那位书记我真想完整无缺地骂他一句娘!!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2/19 20:05:00
乡音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708
积分:19014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4月26日
1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乡音

发贴心情

这几天家里客人多,钻点空子上来看了大家的跟帖,乡音心里十分感动,苦于时间不多,看后却不敢不认真回复,所以拖下来了.

毕竟那个时代和"清朝"一样,一去不复还了,如今提倡和谐社会,狼不准欺负小羊,"心"也不再为"诛"杀的对象了,所以我们才能为那些在荒唐年代里不该过早去世的老师.朋友.亲人.同学......写几个字来寄托哀思!

文中事件发生在四清运动桃园经验后.Y老师是退休后和儿子一起住在学校的单身宿舍里的,旧毛衣也只是一件用五花八门的纱线拼凑的旧衣服,老师出于对外甥女的关心通过她母亲同意买的.事情就这么简单.至于谁?是怎么看到Y老师将旧衣服搂在怀中睡觉,我想只有L和那些编织故事的人才知道,L是肯定参与了这个故事的编写的.当时的政治需要这种人!估计一生不安的应该是L的母亲,而不是她和当权者.

谢谢各位朋友的跟帖,让我从文字中读到了更多的理解和知识!谢谢茶座的版主对此帖的支持


http://www.56.com/h89/u_xiangyin5.html
http://xiangyin5.blog.sohu.co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2/21 10:47:52
易山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1145
积分:795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7年6月5日
1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易山

发贴心情

    钱钟书老先生是很持重的,他在《围城》中讲了这样一个细节:方鸿渐留洋回来,家乡省立中学请作《西洋文化在中国历史上之影响及其检讨》的报告。方鸿渐忘带了讲稿,信口开河:“......通海几百年来,只有两件洋物在中国长存不灭。一件是鸦片,一件是梅毒.......”听众无不骇然:不但校长咳嗽警告,教师皱眉,学生也惊惧不已,做记录的女生涨红了脸停下笔来,仿佛听了鸿渐最后一句话,处女的耳朵已经当众丧失贞操。

    封建时代发生这种情形尚且被钱先生针砭,时光过了几十年还这样编织这样的罪名,只能说明时代的倒退和人性的癫狂。可怜受害者!

    谢谢乡音姐姐的好文章,姐姐是个负责任的写者。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2/21 14:24:10
归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23
积分:340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7年8月14日
1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归真

发贴心情

        好文章!

        读了这篇文章,很惋惜Y老师。可能有什么不便,作者还有一些担心,无法在认识上给Y老师彻底恢复名义,所以只能用“Y”来代替这个真实的“人”。那么作者担心的是什么呢?是不是作者在更深层面还有认识的结未解开?

      也许,我们心里都鄙视过“书记”那种“左撇子”,当时这种人不少。但觉得作为一个基层中学的领导,他是本性喜爱整人,还是理性习惯整人?这种人对历史该承担什么,这是值得思考的。

作者用了足够的笔墨铺陈批判会场的气氛,这使我想到,这样的会场我们大多数人不是也坐过吗?那么,我们当时有过什么认识?退回到四十年前,作者和网友也有如此清晰的认识?对应“意淫”,Y老师当时是不是被人们意识中“群殴”着?今天,“左撇子”已被人们唾弃,越来越少。但意识中的“群殴”却并不为人所察觉。

        于是,我以为,为了不让历史的悲剧重演,我们这一辈,是不是都应该有一个对历史认识的反省?重新更深刻的理性的清醒地解析历史!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2/22 22:27:26
乡音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708
积分:19014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4月26日
1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乡音

发贴心情
以下是引用易山在2007-12-21 14:24:10的发言:

    钱钟书老先生是很持重的,他在《围城》中讲了这样一个细节:方鸿渐留洋回来,家乡省立中学请作《西洋文化在中国历史上之影响及其检讨》的报告。方鸿渐忘带了讲稿,信口开河:“......通海几百年来,只有两件洋物在中国长存不灭。一件是鸦片,一件是梅毒.......”听众无不骇然:不但校长咳嗽警告,教师皱眉,学生也惊惧不已,做记录的女生涨红了脸停下笔来,仿佛听了鸿渐最后一句话,处女的耳朵已经当众丧失贞操。

    封建时代发生这种情形尚且被钱先生针砭,时光过了几十年还这样编织这样的罪名,只能说明时代的倒退和人性的癫狂。可怜受害者!

    谢谢乡音姐姐的好文章,姐姐是个负责任的写者。

        谢谢易山妹妹在休养期间给乡音帖很恰当的点评和例子,历史若靠我们后人来表述,只能如实,不能添枝加叶!

       文章不是“好文章”,但事件是个很带代表性的历史事件!  


http://www.56.com/h89/u_xiangyin5.html
http://xiangyin5.blog.sohu.co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2/23 10:18:59
早起鸟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老知青
文章:838
积分:6762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2月22日
1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早起鸟

发贴心情

    喜欢看乡音姐的文章,文字朴实,语言简练,却绝对引人入胜,这篇文章更是如此。

    我觉得归真说得有道理,退回到四十年前,作者和网友也有如此清晰的认识?对应“意淫”,Y老师当时是不是被人们意识中“群殴”着?我想,至少我当时是不会有如此清醒的认识的,我反对整人,但我也许会觉得Y老师可能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那时,我们都是孩子,对世界的认识也不可能像现在这么深刻,何况在那个年代,人们受的教育都是那样的“正统”。现在,中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正统”成为了“老古董”、“卫道士”的代名词。但不论Y老师犯了怎样的错误(何况他是被冤枉的),我都觉得整人的人不得好死!!!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2/23 17:55:55
乡音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708
积分:19014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4月26日
1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乡音

发贴心情

复归真:

离开茶座一年了,这一年没经常在茶座和大家一起喝茶聊天,竟然对归真先生的到来如此生疏,看到你的回帖后,乡音眼前一亮----很多年没碰到过如此细心阅读和点评我的作文的老师了(我高中的语文老师对学生的作文就是采取这种面批形式的)!于是回复前,我先搜索到了一下你的《‘我’的道德评判值得商权》一文及所有的跟帖。请让我先借淮羽的一段话说出我的心声:“归真兄弟人如其名,很是认真。我觉得能站在一个较高层面来分析网友的作品,直言不讳地提出自已的观点,这既是对网友负责,也是对网友作品的看重。我平日爱把玩紫砂壶,对最喜欢的壶总是在擦拭保养上要求最严格。我想,归真兄弟对待网友的佳作,肯定也如同我对待所珍爱的紫砂壶。所以,我为归真兄弟的认真态度和坦诚助人叫好!”

       此文是今年教师节时写成,本来,在原稿上我已经写上了YWZ老师的大名,却一直没在任何论坛上发表。倒不是因为怕因为“意淫”一词人们对它的各种不同的理解而亵渎我的老师,而是考虑到湖知茶座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只想听听朋友们对这些历史事件的高见。此文中的Y老师在三中全会后是否平反落实,我还不得而知,等一些事情弄清楚后,准备发到我原来读书的县城的论坛上去,在那里我会把老师的真名放上去的!   昨查母校N周年校庆的资料时,不知何故,文革前的老师名字竟然找不到一个。

       我当时只是一个高三学生,父亲虽然也是这所学校的老师,却是个刚刚摘帽子的右派,他和其他老师肯定先于学生知道了这次会议的内容,要不然,老师们也不会那样拘谨地坐在会场里。按理就算老师真有作风问题,也没必要拿到大庭广众中来宣布,冷处理就行了。但1965年是社教工作进入一个重要阶段的时期,桃园经验的推广、清理阶级队伍的深入、高中学生中还差一点可以抓右派等等的非常时期,这种公开“宣判”,学校高层大概是想起到“杀鸡给猴看”的作用吧!

      我没准备将此事写入小说,当时只是因为是教师节到了,于是把我记忆中的这个事件如实写出来,对于会场气氛的确是有意重点铺陈,而只以一百零几个字来宣布Y老师的“罪行”,以此来说明当时的政治气氛极不正常。谢谢归真完全理解了我的用意,因为当时这一切给我的印象太深了!我甚至想像过1957年我的父亲在这所学校里被当作右派揪出来时,会场也一定就在这个礼堂,一定也是这种气氛!从这个意义上说,高层的决定太“英明”了!不但儆了老一辈知识分子,对小字辈也收到了预期的效果。

        Y老师被遣散回去并在乡下放牛时被雷击去世后不久就发生了史无前例的十年动乱,如果他还在学校,会不会再次被学校“关照”?如果他没有离开学校,会不会受到L类学生的无情打击和批判?会不会受到触及灵魂的“革命行动”的重击拳头?所以有时候我也想,他能早早离开这个这个即将疯狂十年的世界又是一种幸运!遭“天打五雷轰的人”也许恰恰是上帝特别关照的人。

              再次谢谢归真的点评

  



http://www.56.com/h89/u_xiangyin5.html
http://xiangyin5.blog.sohu.co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2/23 21:07:28
归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23
积分:340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7年8月14日
2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归真

发贴心情
    今天心理学对“意淫”有很科学的解释,无庸赘述。我感兴趣的是,这样一件发生在四十年前,基层中学对于“意淫事件”的理解与表征,此文留下了思考的问题空间,这个问题空间的过程一直延续到今天。这正是文章的厚重之处。但是网友对“书记”的诅咒和痛恨不经意地把此文简单化了,这是我要跟帖的初衷。在此,我不想再重复对极左和整人的痛恶。值得警醒的是,当时那位“书记”“虎视耽耽注视学生的班主任”和作者提到的L如果都认为正在进行一场纯洁教师队伍的斗争,今天回过头来看,那不是仍叫人心有余悸吗?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2/23 23:21:58

 24   10   2/3页   首页   1   2   3   尾页 
湘ICP备05003987号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Copyright ©2000 - 2005 Aspsky.Net
页面执行时间 0.17969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