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动网先锋论坛文学沙龙长篇连载 → [原创]长篇校园小说《耶!我们这群男生女生》

您是本帖的第 23796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长篇校园小说《耶!我们这群男生女生》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5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妈妈脸色就立刻变得难看了,瞪着眼呵斥道:“你呀也不小了,也该勤快点,要做点事了,我和你爸都忙,可你,在家里不干活,连酱油也忘了打……”

    韩云琪听着就心烦,脑子里就像有千军万马在闹腾,没法再往下看了,扔下书,便冲妈说:“妈,不能少念叨两句吗?这打酱油又没有规定该归谁打,你每天上班下班从街上过,带回来不就行了嘛!”

    妈妈就气白了脸:“好呀,嫌我罗嗦了,你是翅膀硬了,对吗?”

    “妈,不就是要打酱油嘛,我去!”韩云琪便赌气拿过酱油瓶跑出了家门。她一回到这个家就觉得沉闷,她不喜欢这个家,她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和这个叫叶军的男人结合,为什么要把她带到这个家来,她觉得爸爸妈妈的离婚是一个错误。

    她特别想念自己的爸爸,一想起爸爸就忍不住要流泪。她记得小时候,每次从幼儿园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让爸爸教写字。爸爸教她写字很耐心,怎样撇,怎样横,怎样划,他都把着手一遍遍地教,这样长久以来,那双粗糙而宽大的手便永远在她脑海里扎下了根。最令她难忘的是,一次学校要交校服钱,那会家里特困难,爸只是一家单位的搬运工,要养活一家人的确不容易,她回到家,实在不忍心对爸爸说。爸爸却照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她的长发,他那双干树皮一样粗糙的手,带着那已被汗湿的50元钱塞到了她的手中:“在路上听你同学说要交校服钱,明天去交了吧。”她有些不知所措,但眼里有些热热的。晚上整理房间的时候,她在抽屉里找到了一张“献血书”,她一下怔住了,迷茫的脑海长久地浮现出了爸爸那张黑瘦的脸和那用血换来的50元。……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4:21:17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5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买完酱油从商店出来不久,雨就下来了,很大,密集的大雨点在地上溅起一片燥味的尘烟。

    韩云琪不得不跑到路边一个篷子下避雨。

    篷子里已有一对夫妻,抱着个熟睡的孩子站在那儿。

    韩云琪站在离他们不远处,望着雨帘出神。偶尔一转头,她呆住了,那对夫妻紧挨着,正互相凝视着对方,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一切。他们眼睛里那种柔情的光让她突然间觉得好感动好感动。她别过脸来,紧咬着嘴唇,没让自己哭出来。她从没有见过爸爸妈妈这样深情地注视过对方,家里从来没有过这样幸福宁静的片刻。

    雨渐渐小了,韩云琪赶紧走了出来,她不忍破坏这美好的一瞬。雨丝飘在脸上,好清凉,好温柔。

    雨水冲散了闷热,空气里也带有一股清鲜湿润的香味,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格外清新、格外透澈,人的视力能看出很远很远。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4:22:05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5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十六、孟辉被老班叫进办公室

    这次月考,孟辉没有考好,心绪一下变得很坏,坐在教室里两眼直勾勾地只是发愣。

    同桌的江浩是个永远也不知道什么是忧愁的男孩,他嘻嘻地笑着递给孟辉一页练习纸:“喂,孟辉,欣赏欣赏一下我的大柞。”

    孟辉竟然一动未动。

    “咦,你怎么了?这可是我的新作《考试铭》哦,你不看吗?来,我歌你念念,”不待孟辉点头,他便一个人高声念道:“分不在高,及格就行。学不在勤,作弊就灵。千题万题,惟吾眼锐,试卷到手,谁知作弊心……”

    这时,叶文迪过来叫孟辉:“孟辉,许老师叫你去她那儿一趟。”

    孟辉起身便往外走,他不知道老班突然叫他干什么。

    “呃,孟辉,听完再去嘛!”江浩冲他后面喊,“左方有高手,顺眼阔匹(Copy)来;右方有能人,风光入眼底。无考题之困难,无紧张之忧心……”

    叶文迪笑道:“江浩,你就别念你那歪诗了,瞧人家早走远了,没人听的。”

    大家又是好一阵哄笑。

    江浩气得大叫:“孟辉,你小子太不给我面子了!”

    孟辉回转头抱歉地朝他笑笑,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孟辉来到办公室。

    “坐吧。”许老师微笑着对他说,并从抽屉里拿出一份记分册,翻给他看。

    “孟辉,你本来已有了明显的进步,但这次月考却一下退了,什么原因,能告诉我吗?”

    孟辉脸变得通红,低着头没有吭声。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4:22:53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5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许老师看着他,又说:“我看你这些天一直精神恍惚,有什么心事说出来不更好吗?我能替你保密。”

    孟辉沉默不语。他恍惚听到隆隆擂鼓样的声音。这是从自己胸膛里发出来的声音,显得紊乱。他看着窗外,窗外的天空,淡得模糊的蓝,浮着几丝游若的云,阳光明媚得像一杯被打翻的橘汁,来来往往的学生像在橘汁里游来游去的鱼群。

    他嘴张了张,犹豫了一下,猛然抬起头来问这么一句:“老师,喜欢一个女孩子很难,是吗?”

    许老师一怔,继而笑了:“孟辉,喜欢并不等于爱,你们这个年龄的孩子总是喜欢犯一些美丽的错误。”

    “许老师,在我看来,这种感情也可以成为一种学习的动力的。”

    “嗯,有时也是可以的。但你如果总想依赖别人的理解与帮助来坚定自己的意志,那就错了。有这样一句话:人生路上,或许有人可以陪我们走一段,但没有人能自始即陪我们走到终点,所有的路还得靠自己一个人两脚走下去。孟辉,你不是常自诩为男子汉大丈夫吗?为什么也这样多愁善感呢?”

    孟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过,他此刻的心已平静了许多,他感到在许老师面前,他就体会到一种可靠的、温暖的感觉。

    “我给你说个故事吧,”许老师看着他说,“我也是你们这个年龄的时候,我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可这个男孩并不知道我喜欢他。后来,男孩因父母工作的变动转到另一个城市上学去了。我忽然觉得很难受,上课会经常开小差,想起和他的种种快乐。我不禁问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在知道他转走时,我心中会掠过一阵失落?为什么在他抱着书包离开的那一刹那,我会感到眼角的湿润?接下来的日子里,痛苦就像一只只小老鼠,每天都在咬噬着我的心……”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4:23:30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5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老师,这我理解,就像我现在的心情。”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大,我终于明白了,喜欢不等于爱,”许老师停了一下,又接着往下说,“这是感情上的两种不同的定义。爱应该是喜欢的深层次,爱情是一种责任,是要对对方负责,是需要双方面共同精心经营、付出的。明白了这些,我就不再难受,又变回了以往的那个快快乐乐的女孩。”

    “您放心吧,我不会再难受的。”孟辉又笑了笑,“老师,我可以走了吗?”

    “等等,”许老师又叫住了他:“孟辉,你喜欢变成小老头吗?”

    孟辉又一下愣住。

    “听同学们反映,你在偷偷地抽烟,以后可不许再抽烟了。”

    孟辉胀红着脸说:“我再也不抽了,不,二十岁以前保证不抽了。”

    “二十岁以后呢?”

    “得看情况。”他做了个鬼脸,跑了。

    许老师看着他的背影,笑着摇摇头。现在的学生比她们那一代做学生时多了份成熟,也多了份可爱。

    孟辉一回到教室,江浩便大呼小叫地迎上来:“孟辉,怎样,没什么事吧?”

    “没事的。”孟辉摇了摇头。

    “孟辉,我的《考试铭》你没有听完咧,”说罢,江浩就又摇头晃脑地念道:“学海无难路,考试可抄袭。学子云:何难之有?怎么样,超级的棒吧?”

    “不怎么样哦,”孟辉笑道,“江浩,改一下,学海无难路,考试凭努力。学子云:何难之有?”

    江浩一愣,撅起嘴足足可以吊上三个瓶子。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4:24:14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5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十七、董老师的语文课

    语文课是很活跃的课,教语文的董炎老师五十多岁,戴着一副有许多圈圈儿的深度眼镜,他讲起课来常令大家捧腹大笑。他上课是最积极的,总是提前到。喏,刚上完化学课,化学老师还没有出教室,他就笑嘻嘻地出现在门口,倚着墙,嘴里哼着京剧调儿。他是学校里有名的“京剧迷”,有时也唱唱流行歌曲,不过是过时的,全是《南泥湾》、《游击队之歌》什么的,他说现在的流行歌曲不是叫化子喊街一样就是软绵绵要落气似的。

    然而,他深受大家拥戴,一下课,大家就把他团团围住:“老师,您看这句话‘杀人以梃与刃,有以异乎’中的‘与’字,在这儿作‘或者’用,还算连词吗?”

    “老师,‘滕君,则诚贤君也;虽然,未闻道也。这句话中的‘虽然’一词为什么会与现代汉语中的‘虽然’不同呢?”……

    他不慌不忙,一一作答:“这个‘与’字,一般是连接体词,这里连接两个名词‘梃’和‘刃’,表示选择性的并列,可译为‘或者’……”

    他知识的丰富,简直叫人捉摸不透,好像没有什么问题能够难住他,这使同学们对他极是敬佩。而且,他好讲笑话,能让同学们笑得肚子抽筋。于是,课间,有人就起哄:“老师,来一段爆笑的怎样?”

    “好吧,”他说着看了大家一眼,就找了把椅子干脆在同学们中间坐了下来,“一位语文老师,叫一个叫亮亮的同学用‘果然’这词造句。亮亮站起来想也未想,张口便说:‘先吃水果,然后再喝汽水。’老师说:‘错了,不能把两个字分开。’亮亮同学便说:‘还没完,整个句子是先吃水果,然后再喝汽水,果然拉肚子……”

    大家竟然笑了整整课间15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4:25:13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5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说不明白为什么,只是江浩有心无心地和他作对。上他的课,江浩很少好好听,要么写无关紧要的作业,要么和同学窃窃地“纸上聊天”,要么眼神脉脉地看窗外悠悠白云飘过蓝蓝天际。

    又是课间时分。

    毕妮前天买了本通俗歌曲,正和韩云琪凑在一块儿看。

    “看什么呢?”一个声音吓了她们一跳,抬头看时,董老师不知什么时候坐在她们前面一个同学的位子上,笑眯眯地望着她们。见她们看的歌名叫《伴你走天涯》,便拿起来看。

    毕妮忙说:“董老师,这首歌可是软绵绵———的,不好听哦。”她故意把“绵”字拖得很长。

    没想到董老师仍看着说:“嘿嘿,不要紧,不要紧的。”

    咦!董老师怎么一下子变“开放”了?两人满脸疑惑地望着他。

    “这首歌词很好,借我抄一下,回去唱给老伴听听,好吗?”董老师问她们。

    两人惊异地互相看着,点点头。董师母长年瘫痪,董老师既要干全部家务活,又要教课,还这么有雅兴,真不可思议。

    上课了,接着讲《林黛玉进贾府》这一课,董老师推了推眼镜说:“这篇课文选自《红楼梦》第三回,第一次描写了小说中的一批重要人物,第一次展现了众多人物活动的环境———贾府,也第一次描写了主人公贾宝玉和林黛玉相见时心心相通,感情相投的微妙关系。”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4:25:39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5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唉,不懂不懂,懂乎哉,不懂也!”坐在后面的“蛋白质”江浩也不知犯了什么毛病,一个人嘟哝了一句,声音虽小,可全班同学都听见了。

    董老师脸上有些愠色,他只听见一连串的“董”字,以为是在讥讽他。他一向以循循善诱而著称于教育界,他的教学艺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讲课能像磁石一样始终牢牢地吸引住学生的注意力,把学生引入一个无比瑰丽的知识世界。然而,现在居然有学生在讥讽他,他便很不高兴,伸手把眼镜往上推了推,伸长脖颈向前面望去:“后面那个同学,你刚才说什么?什么董不董的?”

    江浩忙站起来,大家都看着他。他有些脸红,摸了半天脑袋,说:“有个问题不懂。”

    “哦!”董老师缓了口气,一下子来了兴致。他最喜欢学生提问,常说:“学问嘛,又学又问,多问才能学好。”现在,他走到江浩旁边,笑着问:“什么问题?大声点说出来。”

    江浩看了看他,好一会儿才朝他说:“董老师,嘻嘻,也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贾宝玉和林黛玉当时也只有十二、三岁年纪吧,现在十七、八岁谈恋爱叫早恋,那他们算不算早恋啊?”

    同学们哄堂大笑。

    董老师有些尴尬,推推眼镜,说:“各人所处时代不同,伦理观念也就有差异。这个问题,嘿嘿,一时也难说清楚,课后,同学们可以讨论讨论。下面,请大家翻开课本……”

    教室里一片哗然。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4:26:01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5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十八、四楼走廊有人打架

    “喂,快出来看呀,四楼有打架的!”有人在外面喊。

    不约而同的,同学们冲出了教室。

    只见四楼的走廊上挤满了人,黑压压的一片。学校是四合院式的,其它三边走廊,不论一楼、二楼、三楼或者四楼都像一条龙一样,围得水泄不通。有的班的同学还特意跑到别的班占位置,为的就是找一个好角度,好观看这场精彩的“表演”。

    打架的是江浩和郭晨。郭晨是来找毕妮的,却让江浩堵住在走廊上。郭晨压根儿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两手抱在胸前,看着他问:“江浩,你小子想要怎样?”

    “不怎么样,”江浩双眼瞪他,冷冷地道,“夺人所爱,你还算个人吗?”

    “喂喂,你不是脑子灌了水吧?”郭晨居然装得挺大头蒜的,“谁的所爱?是你的所爱吗?”

    江浩那张脸就白中泛红、红里泛紫,那宽阔的薄薄的嘴唇也扭歪了,呼吸也变得急促和梗塞:“你小子别得意,不教训教训,你就晕得不知东南西北了。”他挺了挺身子,可怎么也没有郭晨高,他皱着眉头,上上下下把郭晨看了一遍,这家伙可不是块软柿子,要打赢他可不容易,可我决不能输……他不能想这么多了,他们开战了。首先,是郭晨来势凶凶的一个“降龙十八掌”,幸好他躲得快,身子一侧,熟练而又准确地朝对方当胸一拳,小腹下一脚,打得郭晨猝不及防,他不禁洋洋自得起来。这时,郭晨一拳挥过来,冷不丁地打着了他的鼻子,顿时血“哗———”地流了出来。他顿而心头火起,顾不得抹去从鼻子里流出的黏稠的液体,居然打得郭晨无还手之机,但无意中,自己身上像被石头砸了几下似的。

    “江浩,加油!江浩,加油!”高二理科(一)班的几个小男生大声叫喊着为江浩助阵。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4:28:40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6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几个女生也跑出来了,毕妮一张脸吓的煞白。

    韩云琪着急地大声喊道:“别,别打呀!”

    郭晨狠狠地瞪了江浩一眼,便扭头走了。

    “耶,耶,胜利了!”那几个小男生欢呼着。

    江浩摸着青得发紫的鼻子,回味着刚才这场“恶战”,我赢了吗?但我是以鼻子流血的代价,将对手好好地教训了一顿。

    韩云琪嘴一撅,送给他一对大大的“卫生眼”:“就你多事!”

    施颖岚也冲他一撇嘴道:“江浩,你是哪根筋错了位?偏要狗咬耗子多管闲事,还是多多管管自己吧。”

    江浩脖子一拧,瞪眼道:“我怎么了,就由人骑在头上拉屎了?”

    “得得得,你有理,这世界上就你仗义,就你主持公道。”韩云琪嘴上说着,却递给他一包卫生纸:“拿着,把鼻子上的血擦干净,就要上课了!”

    毕妮双手掩脸哭着跑进教室。

    江浩还要争辩几句,见毕妮哭了,这才没说,使劲用卫生纸擦着脸。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4:29:02

 159   10   6/16页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尾页 
湘ICP备05003987号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Copyright ©2000 - 2005 Aspsky.Net
页面执行时间 0.14844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