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动网先锋论坛文学沙龙长篇连载 → [原创]长篇校园小说《耶!我们这群男生女生》

您是本帖的第 24580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长篇校园小说《耶!我们这群男生女生》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12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韩云琪说:“那些作家们不都是极富创造性和想象力吗,我们都挺喜欢他们的。”

    老班笑了笑,又说:“你们都只看到了书本上所表现的,却没有看到书本后面的东西,对吗?”

    大家的眼睛就又全都瞪大了。

    老班便双手往课桌的两角一撑,身子微微朝前一探,四只眼睛(眼镜)探照灯似的朝大伙儿一扫,说“每一个作家之所以成为作家,都是很不容易的。比如说高尔基吧,10岁就开始做日记,15岁时,他就读过了狄更斯、雨果、巴尔扎克、托尔斯泰等许多作家的作品。再说巴尔扎克,他在二十多年时间里写出了九十多部作品,他的写作时间表是:从半夜到中午工作,就是说在圈椅里坐二十个小时,努力修改和创作,然后从中午到下午四点校对校样,五点钟用餐,五点半才上床,而到半夜又起床工作……”真是语惊四座,同学们真不明白他脑子里怎么会记住这么多的数字。

    老班顿了一会,就又问:“当你们在羡慕、惊叹作家们获得成功时,是否也看到在这成功的后面作家们所付出的艰辛努力呢?世间一切学问,全要靠自己努力学习,对吗?”

    哎,没劲!老班绕了一个偌大的弯子,还是又回到努力学习上。努力努力,难道我们还不够努力吗?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放松一下呢?韩云琪这样想着。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5:25:37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12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三十六、没有哪个男孩子这样直率地跟她说过

    “琪子儿,”一个男孩在后面叫住正要往教室去的韩云琪,是班长孟辉。毕妮走后,大伙儿就一致推选了孟辉当班长。他说:“只有一个星期就是国庆节了,学校通知每个班要出一期‘国庆特刊’,而且要进行评比。”

    “我们高三年级也要出?”她问。

    “嗯。没办法,学校是这么规定的。老班叫我、你、卫宣和方雪琦负责。我们只出这一次,误不了多少时间的。”

    韩云琪便点点头。

    下午自习课,孟辉向大家宣布了一个通知:十月一日学校要举行墙报比赛,我们理一班也必须参加。话刚说完,教室里便闹开了。

    “高二就过了毕业考,还比什么赛?”

    “都高三了,凑什么热闹,我们不去!”……

    “别吵了!”孟辉低吼一声,站起来扫视了全班一眼。他的声音不大,但显然含着愠怒。他很少发火的,教室里立即安静下来。

    “请大家还是把它当作一回事,无论怎么说,我们总还是学校的一个班集体。参加比赛也不一定要得名次,但它可以表明,我们虽然即将要离开学校了,但我们每个人都是热爱母校的。”他的语气又缓和下来了,他说话总是像一阵和风细雨,很轻柔,但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

    “孟辉这小子还很有儒将风度,我挺佩服他的。”江浩小声对坐前面的韩云琪说。

    “嗯,他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的,像兄长一样,叫人不得不服。”韩云琪看了他一眼,又略带讥讽地说:“我还以为你眼里除了你自己,不会再有别人了呢。”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5:27:05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12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江浩怔了一下,咽了口唾液便没有说话。她却分明看见他那个比毛桃还大的喉结上下直动,他是有话哽在喉咙里吗?可他却好一会没有回答她的话。

    下了晚自习,理一班的教室里仍有灯光,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国庆节了,孟辉、卫宣、韩云琪、方雪琦几个编委在加班,要赶在今晚把这期墙报张贴出去。同学们都已把稿子交齐了,他们要作最后一次校阅、编排。

    他们干得很认真,谁也不敢马虎,因为明天要进行全校墙报评比,虽然要迎战高考了,可他们仍然不想自己的班级落后于他人。

    杜飘伟好不容易把刊头画好了,便又在稿纸上给同学们画插图。他是韩云琪喊来帮忙的,他喜欢画画,一个厚厚的笔记本里张贴着他平日收集的各种图案、题头画。

    这刻,杜飘伟在给一篇题为《我的一家》画插图,他画了三个人:父亲、母亲与一个小男孩。父亲的面孔有点清瘦,颧骨微高,眼镜下面深藏着一对炯灼的眼睛,里面饱含着无尽的沧桑与慈爱……他忽然觉得很像自己的父亲,那手就倏地停住了,只是怔怔地瞧着画上的父亲。一张照片从他的笔记本里掉了下来,正好掉在韩云琪的脚边。

    “杜飘伟,你什么东西掉了?”韩云琪说。他忙弯下腰准备去去拾,韩云琪已把它捡起来了。

    照片上,一老一少,惊人的相似,一样的瘦,一样的高鼻梁厚嘴唇,一样的傲气,甚至眼睛里所射出的都是一种桀骜不驯的光。

    “你老爸?”她指着照片上那个老的问。

    “嗯。很像吗?”

    “像极了,怪不得你这么瘦。”

    “照片一拿回来,我二姐就说我们家不用买钓鱼杆了,有两根现成的。”

    韩云琪笑了起来,又问:“你老爸是干什么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5:27:28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12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在林科所搞林业科研。其实,我老爸什么都来得,在大学里就是个全才,到了乡下又学会了种地、打铁、做木工,我都难以想象当初一个文弱的书生怎么能承受得起这么重的负荷。他以前是学中文的,落实政策后竟叫他在一所乡办中学教生物。没想到老爸已感恩不尽了,他那时已近三十了,‘反革命’的帽子戴了那么多年,也毫无怨言。几年后因为他生物教得好,省城一家中学曾几次想调他去,他都拒绝了。人生最宝贵的一段时光都给了那块黄土地,人到中年了却又离开它,有什么意义呢?”杜飘伟慢慢地说着,脑子里总是出现父亲那张历经沧桑的脸。

    “你老爸真行。”韩云琪心里对他的父亲充满了敬意,可不知说什么好,只说了这么一句。

    “我一直都是很崇拜爸爸的,但有件事让我知道,无论怎样坚强的人,有时也会身不由己地向这个社会屈服。”杜飘伟好像没听到她说了什么,继续说道,“我爸爸以前从不去求人办事,可是去年为了我二姐大学毕业的分配,竟也提着东西去向人家点头哈腰的。我没有哥哥了,所以每次都是我陪他去。看到老爸那给人说好话、赔笑脸,而别人却不屑一顾的样子,我心里就难受得厉害。”

    “可不,我最厌恶的就是这种事,但我们这个社会就这样,这是没法子的事。”

    杜飘伟撇撇嘴,脸上有一种与年龄极不相称的深沉与成熟,他接着说:“我就常想,人总是会改变的,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时候都能造就一个不同的自我。若干年后,我们当中也会有人变得圆滑世故,只是,琪子儿,我不希望将来的你会变成一个俗气的女人。”

    韩云琪没有说话,“俗气的女人”,听起来觉得有些刺耳,她讨厌这个词。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5:27:54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12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知不知道,我曾经鄙视过你。”杜飘伟突然又冒出一句。

    韩云琪怔了一下,点点头:“你的眼睛告诉过我。”

    “知道为什么吗?”

    她摇摇头。

    “我听说过你家里的事,以前见你与叶文迪之间像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似的,我以为你会像你妈妈一样欺负他,”他看到她脸上闪过一种惊讶而又略带忧郁的神色,“我向来讨厌那种刁蛮不讲道理的女孩,后来我才慢慢发觉,你不属于这一类。”

    韩云琪脸又红了,没有哪个男孩这样直率地跟她这么说过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5:28:13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12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三十七、下雪了

    天渐而转凉了。

    今天好冷,天空苍白而迷蒙。

    怎么又没考好?老这样的成绩,我该怎么办?韩云琪望着外面,想着成绩单上这次模拟考的分数,鼻子酸酸的,眼泪又掉了下来。进入高三了,学校便经常进行模拟考,几乎每个星期都要考。韩云琪居然觉得经常头晕,前些日子妈带她去医院看了,医师说是脑神经太紧张的缘故,建议要多休息。高三可是冲刺高考的关键时刻,能休息吗?

    忽然,一只手伸过来轻轻握住她的手,那只手很柔软,也很温暖。耳边传来方雪琦的声音:“别泄气,这一次说明不了什么。”她转过头,正碰上方雪琦那双清亮、温存的眼睛,她觉得自己的手被握得更紧了,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透过那只手传过来。

    她朝方雪琦笑了一笑。

    “来,我给你说个故事,”方雪琦忽然说,“有个学校一次语文考试,诗句填空是白居易的《题大林寺桃花》中的一句:‘不知转入此中来’,要求填上句。正解应是:‘常恨春归无觅处’。一个同学估计是考试时听别人说了答案,竟然填了‘常恨村姑无觅处’。全班晕哦!”

    韩云琪“噗”的一声喷笑了,妩媚的脸庞顿然就显得阳光起来。

    老班站在讲台上,显得那么瘦小单薄、弱不禁风,但又自有一番安祥飘逸、超凡脱俗的神韵。他讲课时很少看学生,微眯着眼睛,高昂着头,两道深邃的目光射向空中某一点上,手不时抬起来挥舞着。语调铿锵有力、抑扬顿挫,一忽儿神态激愤,一忽儿又充满柔情,有时漫不经心地冒出一句恢谐之语,使沉寂的课堂变得轻松愉快。而那许多精辟独到的见解、美丽动人的语句也就在这不经意中流泻而出,注入每个同学的心中……这一切都给同学们一种崭新的感觉。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5:28:29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12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下雪了!”不知谁轻呼了一声,教室里立即出现一阵骚动,许多人都从课桌上抬起头来。真的下雪了,本来是稀稀疏疏的,一会儿,便洋洋洒洒铺天盖地的了。南国的冬天少雪,这大片大片从天而降的雪花给大地增添了一片生机,人人的脸上都露出一种惊喜。这时候老班停止了讲课,他笑眯眯地望望窗外,又望望同学们,忽然说起一则故事:“《孙氏世录》记载:‘孙康家贫,常映雪读书,请介,交游不杂。’后人便用‘映雪囊萤’、‘映雪读书’、‘萤窗雪案’作为刻苦读书、勤奋学习的典故。前人方能成大器者,都莫不如此。孩子们,要想成大器者,就得有这种‘萤窗雪案’的精神,对吗?”

    谁都没有说话,空气显得很沉闷。

    韩云琪忽然觉得有一股恶心感泛上心头,又是刻苦、刻苦,现在谁不是给自己已经绷紧的神经上足了发条呢?高考的滋味,苦闷中透着几许无奈,这也许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深深地体会。

    雪越下越大,愈来愈稠密,像织成了一面网,天地间融成了一体。

    江浩埋着头,一个人在练习本上乱涂着:“当我的青春/我的那三年/消失在不断的考试/消失在不断的刻苦/晕哦/OHMYGOD(我的天)!……”他推了推韩云琪,叫她看。韩云琪想笑,却用手拼命捂住嘴。

    老班显然已觉察到教室里的气氛不对。“叮铃铃———”是下课铃响了,老班大声说:“快出去啊,这下让你们看个够。”

    许多同学都欢呼着涌出去。

    韩云琪坐着没动,只是把脑袋伸出窗外怔怔地望着这漫天飞舞的雪花。洁白的雪花使这个世界都变得纯洁可爱了,一切的邪恶,一切的虚伪,一切的装模作样,一切的尔虞我诈,都被晶莹剔透的白雪遮掩住了,她真想这雪就这样永远不停地下,给整个世界留下一份永远的纯真……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5:28:53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12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三十八、她知道老妈已为她付出了太多

    “妈,我回来了!”施颖岚一进家门就喊着,从开学到现在,她有两个多月未回家了,她好想爸爸妈妈。她曾在一篇作文里写道:

    我出生在一个条件并不好的家庭,爸爸是机修工,妈妈是花炮厂的工人,每天至少需要上8个小时的班,干的是手工活,每个月拿着微薄的工资紧紧巴巴地过日子,某个月如果遇到什么突发事件需要用钱,家里就得计算着怎么省或者是跟谁借。

    我们家的条件虽然不好,可是我从不觉得自己和其他家庭条件好的同学有什么区别,爸妈总是尽量满足我的需要,哪怕自己一年到头都不添一件新衣服,哪怕省吃俭用。他们一直有些遗憾也有些愧疚,认为正当他们上学的时候赶上文革、上山下乡,一直没有机会好好念书,没有文化不容易找到好工作,所以我们的生活才过得紧巴巴的。他们很希望我能够好好念书,相信只有读了书才有机会改变现状,所以从来不会吝啬对我智力的投资。

    从进了这所重点中学,我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我必须努力。

    她记起前些日子老爸来学校看她,老爸特别高兴地给她带了些东西,还递给她一张写着一些数字的小纸条,他说那是我们家的电话号码,以后就可以打电话联系了。她好高兴,可是不知道装个电话对他们家意味着什么。老爸已经退休了,老妈处于下岗的状态,而她在学校读寄宿也是需要用钱的时候,一向反对不必要装备的爸妈怎么就舍得装个电话呢?家里哪里还能每个月再交些电话费呢?她实在不解。后来才知道,妈妈在一家饭店打工,帮人家干些切菜,洗碗的打杂的活,每天四点多就起床去上班,一直到晚上八、九点才回,每天累得不成人形,为的是多挣几百块可以装个电话跟她联系,可以多给她点生活费,可以在她考试前有钱买些营养品给她……她便迫不及待地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当电话那头传来妈妈的声音时,她哭了,对着话筒哭喊着:“妈!您放心,我会好好念书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5:29:10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12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好不容易盼到今天学校给高三的同学放了一天假。从昨天晚上起她就开始心神不安了,耳朵老是侦听着外面的声音,是不是天亮了?街上的早班公交车是不是开动了?妈会在家里吗?还在替人家洗碗、洗盘子吗?真当有亮光从窗口透进来时,她这才长嘘了一口气:“呵———”仿佛把涌到喉咙眼儿的一颗心又放回胸腔里去了,便赶紧起了床,赶紧走出了校门。

   一路上,她还在想,现在我还不能挣钱养家,能做的也只是好好读书,将来有一天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让两老晚年过得好一点,也许有人会说我的理想不够远大,可是这才是我真真正正的动力呀,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能读出它里面的辛酸。

    她恨不得一下就能飞回家里,她大声喊叫着推开了家门。

    还好,老妈在家。“颖岚,看我给你买了什么?”老妈高兴地从房里走出来,手里拿着本书。

    “《物理解难》,太好了!谢谢妈妈。”施颖岚欢快地叫道。这本书是物理老师要大家去找的,上面的题目很精,许多同学都想要。她捧着书,兴奋得满脸通红。

    妈妈笑着看着她道:“这是前天刚到的,书不多,两天就卖完了,好在我早些日子就给书店王阿姨打了招呼,她帮我留了一本。”

    “没有了?”施颖岚眼里露出失望的神色。

    “怎么,你还不知足呀?”妈妈大声嚷道,“人家费了多大力气才给你弄到,你以为那么容易呀!你去书店看那些排着长队的人,许多还空着手回来,你就应该高兴了。”

    施颖岚想说什么,终没有说,便捧着书进房里了。她迫不及待地打开书便一头看了起来。这些习题真好,有些是老师讲过的,一看就明白,还有些老师未讲过的,这就还是费脑子想想。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5:29:32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13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一会,妈妈在外面喊:“颖岚,吃饭了!”

    “噢———”施颖岚应了一声,却未挪身。

    “你这丫头,还要不要吃饭呀?”妈妈进房来从她手里夺过书,她这才不情愿地起身。

    妈妈又叮嘱她说:“嗯,这本书你可要好生爱护,别弄丢了。哦,最好是别带到班上去。”

    “我想给琪子儿和雪琦看看。”

    “不行,你怎么这样傻,现在人人都在竞争,她们也是你的对手呀。况且你给她们,要是在班上传开了,你自己就没时间看了!藏好,你看你的。”

    “可是,我……她们……”施颖岚有些为难,她知道老妈已为她付出了太多。她低下头,双眉蹙得紧紧地,好似要在眉毛底下藏起她那双黑色的眼睛。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5:29:46

 159   10   13/16页   首页   上10页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尾页 
湘ICP备05003987号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Copyright ©2000 - 2005 Aspsky.Net
页面执行时间 0.17299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