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动网先锋论坛文学沙龙长篇连载 → [原创]小说〈残荷〉十九、二十-->乡音转移

您是本帖的第 1794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小说〈残荷〉十九、二十-->乡音转移
武陵打油匠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17
积分:5169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7年5月28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武陵打油匠

发贴心情
[原创]小说〈残荷〉十九、二十-->乡音转移

(十九)

一九七四年湘西北水乡的冬天,雨夹着细小的冰粒子依仗着西北风的淫威从空中扑向大地,天阴冷潮湿。人们都呆在自己的家中围炉取暖,路上行人很少,田野也显得特别安静,爱吵闹的麻雀都难觅踪影。大牛又到了该给父母写信的时间了。这回写信还真有点儿内容,除了报平安问候双亲之外,还要禀告父母:公社调自己去搬运队任会计;县里将在公社设立交通管理站,可能会叫自己去交管站兼职,负责管理出入公社内各码头的船只。大牛已去了搬运队上班,但办公室还不知道设在什么地方,可能是等交管站成立之后再作决定。目前大牛仍在公社加工厂居住,办公室暂时放在大牛与老杨住的那间窄小的房子里。放了桌子与椅子,同房住的老杨上床睡觉都过不去了。两人在这间房内同住了快三年了,相互关照,非常要好,老杨为这事没讲过半个不字。

大牛写完了信,心想去公社发封信来回不超过五十米的距离,年青人也不怕冷,出门时也没有披上棉衣,只换掉了那条油乎乎的工作裤。提起这条油乎乎的裤子,确实要扔掉了,可那天发生的一件事,却又让大牛把它留了下来。

大牛去的搬运队有二十几号人,队长是个大佬粗,一字不识,除了安排工作,其他工作都由大牛去做,大牛其实也算个脱产人员。可搬运队里的脚力们,个个都还有点“社会背景”,还有几个高中毕业的回乡知青,见一个长沙知青来这儿当头,当然不会服气,暗地里没事找事,想与大牛比试比试。他们不知道大牛的深浅:大牛在平安大队时,不但天天都用扁担挑东西,而且能挑上一百伍十斤重的东西走个七、八里路没问题。

有天,粮站要调运一百吨稻谷去常德。几个年青人吆喝着,要大牛一块去扛。大牛见这几位仁兄来者不善,当然心里明白。但他毫不示弱,就同他们一道去了码头。大牛不吭声,扛起一百八十斤重的大麻袋,一包接着一包地往船上扛,步履稳健,呼吸均匀,面不改色。那几个年轻人跟着大牛连干了两个小时后,大汗淋漓,上气不接下气,腿都软了。眼看扛了五十多吨了,大牛也不发话休息。说实话大牛也很累,但是坚持到全部扛完还没问题。而几个挑衅的年青人受不了啦,他们明白了大牛是真有本事,口服心也服了。这下轮到大牛讲话了:“怎么样,要不是我要去公社办事,这一百吨货咱几个人全包了,谁也不能当狗熊。”还是队长出来打了园场,又增派了几个人上,很快完成了任务。

因此,大牛本想丢掉的工作服就留了下来,后来干脆每天就穿着它去搬运队上班。处处以身作则,没有半点脱产人员的样子。那些年青人再也不敢跟他叫劲了。

今天是邮递员来公社的日子。大牛到了公社总机房。见柜台的一角已经放了几十封信。话务员小高正忙着接线,大牛正准备跟小高招呼一声就走,见小高把手扬了扬,示意有话要说。小高接完线,侧过身来小声地对大牛说:“又来了两个招工的,正在广播员小文房间里烤火。”大牛先后在公社所属的几个单位工作将近五年了,招工的人不知来过多少拨,但大牛从没有去打听过消息或去找过他们。他有自知之明。大牛与小文都来自平安大队。两人在公社工作后虽然近在咫尺,但都有自己的工作职责范围和生活圈子。况且一个年青男人不可能每天都去公社找女孩玩。所以不是每天都能见面,小文来公社都快两年了。大牛还不知道她究竟是住那间房,今天听小高这样说,第一次走进了小文的闺房。

只见房中央放着个大火盆,木炭在火盆中熊熊燃烧。屋内显得格外的暖和。里面早已坐满了人,正在天南海北地聊天,很热闹。见大牛进屋来,公社的胡秘书马上向二位招工的同志介绍,这位是平安大队的知青大牛,现在公社搬运队工作。又指着二位陌生的人告诉大牛:“这二位是省里来招工的负责同志,这位年纪稍大点的是老章,这位年青点的是小盘同志。”      

二位招工的负责人见到大牛后,上下打量了大牛一番,年青的盘同志好象对大牛有点儿兴趣,示意要大牛坐下,和大伙儿一块儿聊天。大牛穿得少,手脚早已冻得冰凉,突然走进这么暖和的屋内,仿佛全身的血液加快了循环,脸刷地红了。由于室内外温差太大,手和脚先有点麻木,遇热后又突然有点隐隐作痛。大牛下乡这几年,每次回到城里,不但对国内外大事知之甚少,而且城里人对他也似乎格格不入:在乡下理的发被称之为“马桶盖” ,请公社最有名的裁缝师傅做的衣服,大牛美滋滋地穿在城里四处访亲问友,结果被人说成:中山装的衣领如同未包紧的包菜,总是不合昂。裤子裆太大,不但可惜了布料,而且走起路来像两个长了腿的‘米袋子’,分不清是穿的裙子还是裤子。加上被湖风吹黑了的脸庞,漂都漂不白,城里人一眼就能认出,这是个梗段的‘乡里二佬倌’。这多少伤了大牛的自尊心,不怕场面的大牛也开始渐渐自卑起来。因此刚才房间内的话题大牛觉得有些陌生,根本不知如何去插言,加上原本就对招工不抱什么希望,也就根本不打算坐下与招工的人去套近乎。只好站在原地轻轻地踏步,双手不断地搓擦,样子显得非常腼腆,不知如何解脱眼前的窘景。更糟糕的是出门时换的那条裤子,穿时在关“前门”时忘了检查,穿上后才发现三粒扣子掉了二粒,剩下的那粒扣子仅由一根单股线吊着,一动就直晃悠。走进小文的房门后,才发现里面的女士居多。这地方可不是在大堤上挑土,或在加工厂和搬运队里,都是清一色的男子汉,再马虎点也无所谓,在这儿稍有丝毫不慎就会有失大雅,就是大牛自己不怕丑,其他人也会非常尴尬。所以大牛一直坐着低头微笑,盘同志问一句,就答一句。招工的两位同志都在观察大牛,他们可能在想,眼前这个知青还不错,怎么没有人提起过?不一会儿,盘同志借口出去了。

大牛心想:可能是找胡秘书去了。在太平公社,胡秘书是最关心知青的人。大牛清楚地记得,几年前从城里住院治病归队,在大队部遇到了一位副大队长,他见大牛后,假笑着点了点头:“嘿,嘿,回来了。”接着就转过身去,再没有半句多余的话,就在转过身去的那一刹那,立即收回了那吝啬的伪笑。大牛虽然看惯了这种“贯彻阶级斗争”的表情,但还是心中绞痛,他转过身去,加快脚步迅速离开,找到个避静处,泪水夺眶而出……。

几天后,大牛去卫生院买药,路过公社门口,想走进去,但自卑心又使他转过身去,正想离开,被胡秘书看到了,他追了上来,语重心长地对大牛讲:“俺知道你是各方面表现很不错的知青,人的一生要经受住各种考验,不但要战胜困难,更要战胜自己,要相信前途是光明的。”几句话犹如幽谷来风,沁人心脾,使大牛感到了组织的关怀和爱护,心中无比感谢。他是代表组织在肯定自己!男儿有泪不轻弹,大牛只能让感动的泪水在心中流淌。几十年过去了,大牛都没有忘记这一幕,他将永远铭刻在心中。

后来才知道,胡秘书非常认真负责地向招工的同志介绍了大牛的基本情况,该讲的都讲了,有的地方没有提到,是同情的成份占了上风。招工单位这次需要的是后勤部门的人员,他们了解到,每年公社要召开各类会议,会期多则三、四天,少则一、二天,大牛在公社工作了几年,经常被抽去搞会务的后勤工作,工作期间,大牛提出了简化早餐,改善中餐,维持晚餐现状的建议,并与炊事员贺师傅一起做馒头,从此早餐不用再炒菜,蒸饭,改吃馒头与咸菜,在不影响会务伙食费的情况下,提高了中餐的质量,大家都对新鲜花样非常满意。很多基层干部称大牛是“会务常委。”了解这些情况后,老章和小盘已经对大牛非常满意了。

当天,盘同志就拿了张招工登记表给大牛填写,大牛当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都懵了,一时间连手脚都不知道放在那儿。还是胡秘书出面园了场,叫大牛坐在他的办公桌上,然后盘同志讲了几点填表注意事项和要求,看着大牛填写了几行后,又离开了。胡秘书这时一直盯着大牛填写招工表。当大牛填写到家庭社会关系一栏时,大牛将海外关系也认真地填写了。胡秘书立即将这张招工表格拿了过去,揉成一团,捏在手中。然后去找盘同志,说第一张招工表填坏了,再换一张,接着胡秘书又拿了张招工登记表过来叫大牛填写。

当时大牛心里闹不明白,自己实在没有填错,胡秘书怎么把表揉了?是不是字写得太潦草?再次填表时,大牛的速度慢了许多,一笔一画十分认真,但还是照老样子照实填写了。胡秘书拿着大牛的招工表看了一遍,,脸色低沉,想说什么又不好开口,轻轻地叹了口气,什么话都没有说,盖上了公社的大印。

后来才听盘同志讲,这次省直机关单位招工,是补充行政事业单位后勤工作人员。因招工指标下达得较迟,,规定十二月底要结束工作,否则指标作废。因此招工的时间紧,也来不及过细审查了。只要填的招工表没有多大问题,本人表现好就行了。但是大牛的招工表上情况比较复杂,听说还派了两批人搞外调进行政审,胡秘书的担心不是没有理由的。幸亏盘同志回来后在向领导汇报时讲了不少的好话,单位领导也表了态:我们是要招个工人干活,又不招收政工人员,只要本人真正表现好就行了。就这样大牛才过了政审这一关。在极左思潮泛滥的年代里,这位领导能如此表态,实属难得的开明。

   一九七四年冬至的这一天,大牛离开太平公社,踏上了回乡之路,当时已是数九寒冬,距春暖花开的日子不远了。

(二十)

历史选择了大牛他们这一代人去经历 “上山下乡运动”。虽说是历史的悲剧,却也是一种特殊机遇:他们失去了学习文化科学知识的最好时机,却学到了做人的真缔;他们遭遇了太多的挫折和艰难困苦,却磨练出了坚韧不拔的顽强毅力。用单一的价值尺度,实在无法去衡量这一代人的坎坷命运!

岁月沧桑,转眼几十年过去,当年风华正茂的大牛他们即将步入花甲之年,在他们回首往事时,他们看着自由、时尚、快乐的现代青年人,虽说心里会生出无限的遗憾,但决不会为磋跎的知青岁月而懊悔。人生的经历是财富,人生痛苦的经历就是宝贵的财富!这种财富是永远用不完的!

生命的旅途遥远漫长,大牛相信,不管今后还会遇到什么困难,他都会用一颗平常心来平安地度过,他会的,一定会!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6/16 14:06:47
湖边士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头衔:湖边渔人
等级:知青元老
文章:1246
积分:8494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7年5月9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湖边士

发贴心情

     大牛终于开始了新的生活,祝他今后一路走好!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6/16 14:26:27
李姐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2641
积分:17814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2月11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姐

发贴心情

是啊,历史选择了大牛他们这一代人去经历 “上山下乡运动”。虽说是历史的悲剧,却也是一种特殊机遇:他们失去了学习文化科学知识的最好时机,却学到了做人的真缔;他们遭遇了太多的挫折和艰难困苦,却磨练出了坚韧不拔的顽强毅力。用单一的价值尺度,实在无法去衡量这一代人的坎坷命运!



http://www.hnzqw.com/bbs/UploadFace/2006111411362831969.gif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6/17 8:31:30
乡音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708
积分:19014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4月26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乡音

发贴心情

当知青是历史的悲剧,却也是一种特殊机遇”

所以,我辈人才至今乐观向上,多爱低头做事!不喜阿谀奉承也不爱吹牛拍马。

大牛填表一段非常真实可信! 那时候的年轻人大都是这样向党袒露胸怀,无半点隐私可言。


http://www.56.com/h89/u_xiangyin5.html
http://xiangyin5.blog.sohu.co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6/18 16:08:34
yanyan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609
积分:5010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2月12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yanyan

发贴心情
以下是引用乡音在2007-6-18 16:08:34的发言:

大牛填表一段非常真实可信! 那时候的年轻人大都是这样向党袒露胸怀,无半点隐私可言。

那确实,在乡下填表格时,"参加过何种反动组织",我老老实实填上"红中会".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6/18 18:05:53
桢桢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018
积分:15986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2月17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桢桢

发贴心情

  断断续续认拜读了小说<<残荷>>,对作者由然而生深深的敬意。辛苦了,真诚的谢谢你!

是的:人生的经历是财富,人生痛苦的经历就是宝贵的财富!这种财富是永远用不完的!


生命的旅途遥远漫长,大牛相信,不管今后还会遇到什么困难,他都会用一颗平常心来平安地度过,他会的,一定会!

衷心祝福大牛们健康快乐幸福!


与人为善  开心快乐!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6/23 11:37:26

 6   6   1/1页      1    
湘ICP备05003987号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Copyright ©2000 - 2005 Aspsky.Net
页面执行时间 0.18359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