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动网先锋论坛文学沙龙长篇连载 → [原创]——苦工

您是本帖的第 1894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苦工
峭壁松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13
积分:6015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7年7月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峭壁松

发贴心情
[原创]——苦工

苦工

烟抽完了,欲掏钱去买,才发现口袋空空如也。

“易明,我俩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要设法改变一下处境。”我愤愤地说:“这一年到头在乡下累死觅活的才勉强糊一张嘴巴,还要喝粥吃红薯才到得岸。如果不是靠父母,这肥皂牙膏煤油食盐香烟的钱都不知道上哪去弄。我俩去年年终一人只分得十块钱,长沙来回一趟,都送给汽车站了,太过不得想了。”我满腹苦水直往外倒,愈说愈来气:“怪不得一些知青偷鸡摸狗,破罐子破摔。这也是冒得办法,是逼上梁山呢!”

易明听我说到偷鸡摸狗的事,连忙抬头说:“你也不能这样讲,再冒得办法也不能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那太丢人了。”

我知道在易明面前说漏了嘴,没再吱声。

易明又说:“这样下去确实是不行,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想到德山去挑码头,听说收入还可观,一个月能挣四五十块钱,除了交生产队的副业款,一年下来还能攒不少钱。”

“那不是人干的呢,听说生产队的陈大伯原来挑码头挑得吐血。一些原来身强力壮的,只要去挑两年码头就成了病壳子,干这样的苦力是要钱不要命呢。”易明说起挑码头来简直谈虎色变。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无奈的日子一天天捱着,何日才能改变这糟糕的生存现状?

不几天,村上来了一个织蓑衣的师傅,手艺很不错,村里人都喜欢请他织。我找机会跟这师傅聊了起来。

“您织一件蓑衣多少钱?”

“两块钱。”

“那您一天能织多少件?”

“一天平均能织一件。”那师傅爽快地回答。

我掐指一算:一年如果能织三百件就是六百块钱,多么诱人!要是自己一年能挣这些钱多棒!于是动了跟那师傅学织蓑衣的念头。

开始跟那师傅套起了近乎。给师傅端茶倒水,递给他沅水香烟,要知道这两毛钱一包的烟自己平时都舍不得抽,只抽8分钱一包的经济烟。

后来我和那师傅的关系达到无话不谈的地步。当我提出拜师学艺的想法时,那师傅满口答应,说自己要先回家一趟,等一个月后再来接我,带我出去走村串户挣几个活钱。

师傅告辞了,我开始每天掐着指头数日子:三天……十天……三十天。

日子等来了,可那师傅的鬼影子都没看见。希望等于失望。我后来仔细一想:那师傅真会带一个长沙知青做徒弟?带了徒弟出师后好与他抢饭碗?想到这里我笑自己太幼稚,笑自己脑筋没开窍。

一天,我跟易明说:“准备到德山去挑码头试一试,如果一个星期没回来,我就在那里干下去了,如果回来了,我就是乌龟爬到菜园里——不是吃菜的虫。

易明见我去意已定,只好说:“去了就不要霸蛮,吃不消早点回来。”我点了点头。

找到队长,将想法如实相告,并说每月如数上缴副业款。队长知道我是个诚信之人,欣然应允。

打起背包走出了村口,走出了自己曾撒了三年多汗水的土地。

德山是常德管辖的一个区,离常德市约10余公里,工厂较多,水运方便,码头林立。

乘车来到此地,按老乡提供的地址很快找到了同村的杨大哥,杨大哥是全队最强壮的劳力,虎背熊腰,两条腿有水桶粗。我的个头站在他面前一比,真是小巫见大巫。

我谈了自己的想法。杨大哥吃惊地问:“你吃得消吗?这不是开玩笑,这活会累死人的!”

“不要紧,让我试试吧。” 我态度坚决地说。

一根扁担,一担箩筐,干的是挑卵石的活。从船上挑到岸上,距离约百米。如果说一二百斤的担子走在平地上还无所谓,但在这陡坡码头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首先要过的就是跳板关,十几米长的跳板将船与岸相连。单人走在上面都只摇晃,何况肩上压着重担。我心惊肉跳,惟恐失足掉进河里。

过了这关,岸上是陡坡乱坎。想起小时候在湘江游泳时,曾光着身子爬过这样的陡坡,当时只觉得好玩有刺激,而现在自己肩上却压着两百斤的重担,喘着粗气在一步步往上挪。啊,终于到了!我将手上掐着的一根竹签递给旁边收签的人,象在递生死牌。这竹签是用来统计各人所挑担数的。竹签在一根一根地增加,但那脆弱而又顽强的生命却也在一点点地透支。

日落西山,拖着疲惫的身躯向工棚走去。开饭了,萝卜白菜一大锅,看不到一点油星,洗碗时随便用清水淋一下即干干净净。

晚上在地铺上睡觉,所谓地铺,就是用几块硬木板铺在地上,上面再无任何东西。自带的一床被子只得垫一半盖一半。早上一觉醒来,感觉身上没一点热气,冷冰冰的,一身痛。

先天劳动产生的疲劳还没恢复。第二天又开始重复昨天的“故事”。肩上的担子是落雨挑稻草——越挑越重。我咬着牙坚持了一星期。

还干下去吗?我自问。

不干吧,又将回到贫穷的小山村,面朝黄土背朝天,到头来两手空空;干下去吧,这要命的苦力活真非我搬人所能为啊!

干与不干,反复权衡,最后心一横:要死卵朝天,老子反正是苦命一条。

既然铁心干下去,于是继续咬紧牙关,肩负重担,递出一根根竹签。

低头看着脚下的路,偶尔也仰望一下天空,平时喜欢看那天上变幻无常的云朵,平时,那云朵时而像一群草原上的绵羊,时而似一朵朵雪白的棉花。可现在看那云朵竟如一团团沉重的铅块,似一只只狰狞的怪兽。岸边轮船“呜呜”的汽笛声,也像是催命曲。

曾经最喜欢看的《东方红》中的一个镜头也总在自己脑中闪现:码头工人扛着笨重的货包,艰难地挪动步子,悲怆的音乐伴随码头工人沉重的步履回响。每想到此,不禁叹息:自己和身旁的这些苦力们,与镜头中的那些人有何区别呢?过去看这样的镜头觉得难受,而现在自己却成了这镜头中人。

一日早,起床后发现旁边一位姓许的大伯还没起来,我想他也许睡过了头,于是去推他,只见许大伯呻吟一声,用微弱的声音说:“我今天去不了,胸口痛得厉害。”

我将此情况告诉杨大哥,只听杨大哥说:“他永远也起不来了!”

“为什么?”我着急地问。

“干这种活的人,都是身强力壮之人,一般不会病,但一旦倒下,十有八九治不好,不出一年就会上阎王老子那里报到。”杨大哥用凄凉的口吻说着。

可怜的许大伯三天后被同乡送了回去,真的再也没来了。

码头上迎来了炎炎夏日。

一天下午,头上骄阳似火,脚下暑气蒸人。我不时用肩上的毛巾揩着臭汗,心里诅咒着头上的烈日。

河滩上的这群苦力挑着河沙,沿堤坡蜿蜒而上。天太热,大家都不愿说话,个个像哑巴,到达后,只将一支支竹签默默递了出去。

我在递出竹签时曾想:什么是幸福?也许挑码头递出竹签的这一刻最幸福。

就在这一刻,一位姓万的大伯正准备将手中抓着的竹签递出去,享受这一秒钟的幸福时,只见他瘁然倒下,晕死过去。旁人连忙将他抬到阴凉之处,给他掐人中,灌十滴水,但未奏效。万大伯再也没有醒来。负责人叫人在码头上叫了一辆汽车,连夜将万大伯的尸体送回老家。

想着死去的万大伯,如乱箭穿心,悲痛万分。我想这一大把年纪怎么还要干这苦力,将一条命都赔上?但转而一想:不是生活所迫,他会在这拼命吗?

……

一日大雨,码头停工,想着来此地已有五个多月,还没到近在咫尺的德山山顶上去过。我平时最喜欢爬山,于是借了一把伞,独自向那山顶漫步而去。

山并不高,比岳麓山矮多了,也没大树,一些茶杯粗的小树散落山头,显出一片凋零状。“长沙沙水水无沙,常德德山山有德”。不知道这是哪朝文人想出来的对子,对仗工整,真煞费了心思。

不一会到了山顶,只见山岗上横七竖八的倒着一些石碑,偶尔还能看到一些白骨散落其间。好奇地走近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冷气:碑上刻着诸如“╳╳造反司令部革命烈士╳╳╳之墓”等字样。我惊讶:短短几年,这些曾被尊为“烈士”的人,被人挖了坟平了墓,连葬身之地都没有了。此时不禁感叹:文革中被整,枪毙、自杀,武斗等非正常死亡的人何其多也!所谓和平年代真和平吗?想到此,又暗自庆幸,庆幸自己文革中没参加武斗,否则,跟这些人的命运只隔着一张纸。

……

码头上拼命干了几个月,人日见消瘦,身体仿佛有种轻飘飘的感觉。一天清早起床,感觉胸口处像堵了什么,有些难受,用手捶了捶胸口,突然猛咳两声,吐出一口浓痰来。不,是一口血痰!血痰吐在地上,象一个巨大的疑问号在诘问自己:你是吃这号饭的人吗,你这条命就那么不值钱?你累死在这无名码头倒是脚一伸,一了百了,可你还有老爹老娘在盼你回家啊!

第二天毫不犹豫结了帐走人。

回到村上,易明见我交瘁消瘦的面容,说我真的是要钱不要命。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3/26 13:07:49
李政协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2763
积分:20106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5年12月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政协

发贴心情
吃了苦.忆苦思甜,让新一代看看知青走过的路.好文.



我的博客与相册----http://blog.sina.com.cn/yxzx
http://photo.163.com/photos/lihuaqiang527/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3/26 13:55:17
李姐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2641
积分:17814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2月11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姐

发贴心情

拜读lym1951朋友的好文,知青岁月的点点滴滴如潺潺流水,那被乱石阻挡激起的阵阵浪花敲打着我们的心灵。几十年过去了,刻骨铭心的记忆仍是那么清晰。

拜读lym1951朋友的几篇好文,感动lym1951朋友的好文采,感动lym1951朋友的行侠仗义、吃苦耐劳,感动lym1951朋友对美好前途的向往。。。。。。。

lym1951朋友:谢谢你!谢谢你给我们茶座送来沁人心扉的“香茶”,杯杯香淳可口。

期盼你更多香淳可口的“香茶”丰富我们的茶座。



http://www.hnzqw.com/bbs/UploadFace/2006111411362831969.gif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3/26 16:51:48
日落部族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2947
积分:2049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6月17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日落部族

发贴心情
以下是引用lym1951在2007-3-26 13:07:49的发言
什么是幸福?也许挑码头递出竹签的这一刻最幸福。

对!在挑脚签单的这一刻,在坑木起坡丢坑木这一刻,在放木排到终点这一刻,在接劳动局招工通知单这一刻,

最幸福!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3/26 18:17:00
幸运之星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知青(VIP)
文章:105
积分:1079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7年6月9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幸运之星

发贴心情

催人泪下啊!我虽在农村10 年,比起这样的苦,我受的苦真不算什么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0/17 11:34:33
晴天蓝蓝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知青(VIP)
文章:202
积分:197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7年5月1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晴天蓝蓝

发贴心情
楼主的体验深该,知青多有这种经历吧.有同感.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0/17 21:48:02

 6   6   1/1页      1    
湘ICP备05003987号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Copyright ©2000 - 2005 Aspsky.Net
页面执行时间 0.15625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