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集论坛之精品 萃网友之佳作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湖南知青网2007年度论坛集萃论坛集萃 → 王百明罹难四十周年祭

您是本帖的第 5752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王百明罹难四十周年祭
文斗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221
积分:3651
注册:2005年9月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文斗

发贴心情
王百明罹难四十周年祭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还有几天,就是我的妻舅王百明大哥四十周年的忌日,谨作此文以表祭奠。

  王百明,原长沙三中高中毕业,1964年下放江永,他擅长写诗,素有“知青诗人”之称。1967年8月17日在江永县城,无辜惨遭枪杀,当时他仅只有二十二岁。

  春去秋来,岁月的长河缓缓地流淌着。如今,我们已都到了近花甲之年,岳父岳母早已相继离开人世,百明哥的侄儿们也都长大成人。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有些忙碌又有些平庸。

  许久以来,立明姐就要我写篇文章纪念百明哥,我却总是迟疑着不敢下笔。曾多次听几位江永的知青朋友说过,王百明是江永知青心中一个永远的痛。我想那痛,应是一道长期郁结在心中,时时揪心却又让人不敢轻易触摸的伤痕;应是一种使人刻骨铭心,却又说不清理不顺的复杂情绪。人已逝,痛还在。在这个命题前,我久久地徘徊着。

  整整四十年过去,又是一个纪念日到了。

  我想,王百明的遭遇,应不仅仅只是一个家庭之痛,也不仅仅只是江永知青之痛。纪念不仅是为了怀念,更是为了记住。为的是观照生命,使我们这些还活着的人更加辨清今天,顺利的走向明天。

1

  与百明大哥我从未谋过面,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是在他遇难后没多久的一个酷热的夏日。当时学校正处于停课闹革命时期,我们终日无所事事。学校里驻满了各种派别组织,很多江永知青也都住在学校的大礼堂内,“红一线”宣传队长期在此排练节目。

  那天忽听到一阵人声喧闹,还夹杂着哭声,我们几个同学闻声赶到礼堂,原来在江永和零陵都相继发生了杀害知青的惨案,一大批从这两个地区逃出的知青聚到一起来了。知青们相拥而泣,群情激愤,地上摊列着一件件已凝结成暗红色的血衣。不知为什么,在被害人的当中,我特别记住了王百明这个名字。也许因他是江永知青中的第一个遇害者,也许因听人说他是一个极有才华的人,也许是冥冥中我与他有着一份缘分。

  因为我们与很多江永知青都是朋友,那些日子我们常去看“红一线”排节目。那个为纪念王百明而作,曾轰动一时的歌舞“怀抱战友”,我们是看着排练出来的,甚至我们也能哼上几句。常在那一遍又一遍的悲愤旋律中,我想象着王百明的模样,感叹着这些知青的命运。

  没料到,第二年的冬天我也成为了知青。

  在洞庭湖畔,我有幸又结识了一群江永知青,他们是几经辗转落户来到我们公社的。我们那时经常聚在一起聊天,多次听他们钦佩地讲起王百明,说他书读得好,中学时就与几个同学组成了一个“红云诗社”,他的诗在当时师生中很有影响,还说他的口才十分了得,能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说他会乐队指挥,曾是长沙市中学生歌舞团的指挥,还会作曲等等。文革中,他积极投入运动,当时知青大都因出身不好,被视为是狗崽子,而江永邻近的道县对地富分子及子女正在进行大屠杀,他却毅然从长沙赶赴江永,要坚持在乡村革命。说到王百明之死,这些老知青们总是神色黯然,扼腕长叹。 

  从这些零零散散的叙说里,王百明给我当时所留下是一个复杂的印象,他像是一个才华横溢的斗士,一个“男儿国是家,长剑走天涯”式的悲情英雄。又有几分像是一个缺乏理智的狂热理想主义者。

  回城四年后,命运的安排我竟然成了王百明的妹夫,我成了他家庭中的一个成员。岳母是个很热情且健谈的人,但她在世那几年中,百明大哥总是家中一个不愿提及的话题,亲人们总是小心地不去碰触这个隐痛。

  因而很久以来,百明大哥在我心中始终是一个站在迷雾深处的模糊身影。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4 22:21:10
文斗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221
积分:3651
注册:2005年9月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文斗

发贴心情

2

  我依然想要更进一步的走近百明哥,我很想看看他当年的那些诗作,仔细倾听他的思想,了解他的心路历程。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家庭中没有留下他的任何文字。

  我只看过他不多的几首诗,都是一些富有那个时代特色的诗。感觉这些洋溢着激情的字行,与前苏联剧作家马雅科夫斯基的诗风格有些相仿,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被政治化了的长短句。我很是困惑,他的这些诗与我所想象的有着许多的差距。

  几个月前,一位江永知青朋友送给我了王百明部分日记的印刷件。断断续续的共有六十多篇,很多篇节都经过了裁剪,有的只是摘抄了其中的几句。

  我小心翼翼地揭开这些日记,期待从中能看到他超凡脱俗的思想火花,看到他长风破浪般的斗士情结,期待能读懂一位悲情英雄的心路历程。可是一行行地读下来后,我心底里不禁隐隐地浮起了一丝失望。内容基本都是那个时代绝大多数人的那种标准日记,从这一篇篇简短的文字记录中,没看到个性张扬的青春生命,相反,我看到的却是一个对自己几近苛刻约束的谨慎青年,一个几乎处处都在极力使自己能溶入那个时代,虔诚不忘改造的卑微的自赎者。

  他的一篇日记中这样写道:“这次又把我召回轻骑队,说明了这样一个问题:我既然能够用一年的时间使家庭出身对我的影响降低到这样的程度,那么,我也能用三年、五年的时间,用热汗涤净我的灵魂、赎清我的罪过。”

  我理解,所有的一切,都是源自于他身上那种深深的原罪感。

  所谓家庭出身问题,曾使成绩优异的他连续三年考不上大学,曾使他多次应聘工作不被采录。现实迫使他下了乡,怀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负罪感,他极其希望能脱胎换骨,能获得一种社会的认可。即使是被召到轻骑队这样的认可,也能使他有一种成就感。

  他殚精竭虑追求的所谓认可,就是能让他享受到一个普通公民的正常待遇。于是他处处谨小慎微,甚至到了扭曲自己的程度。

  在百明哥的日记中到处都能看到这样的自我告诫:

  “家庭包袱依然是个大问题。……历史注定你的个人遭遇是会很坏的,要正视现实。……如果要去和人家比前途,比政治身份等,你就只有苦恼一辈子了。”

  “以后唱歌一定要注意,在一切公共场合都不唱外国歌,切记,切记。不要以自己会唱外国歌来炫耀。”

  “看书,尤其是看理论书时尽量避开人家,宁肯夜里迟点睡,短几年寿也行!切记,切记。”

  “不要到处鼓吹读书,讲那些文绉绉的俏皮话;不要公开谈话国际局势、文化、科学、艺术方面的任何东西,谈的只能是穿衣、吃饭、挣工分。”

  “不和人谈书,不在人前读书,不在外面摆农业书和毛选以外的任何书”。

  “以后要宣布不买灯油,摸几个月黑,学会在黑暗中写作。这是你唯一的出路。”

  “跟农民的交往也要注意,不要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子,一谈就是生产、学习、时事,要多跟他们谈生活、谈天气、谈吃喝、谈村里的逸事。说古道今,态度随和,不显清高。”

  “多干活,多看书,少讲话。这就是你今后的行为准则。”

  “要明白自己的处境。有的人走上层,三年就会高升,而你却注定要在这里过一辈子。所以一切都要从长计议。

  要把自己深深地埋进泥土里去。”

  ……

  读着这些文字,我不禁从心底感到一阵阵的寒慄,在这频频不断的自我提醒之中,人性竟然被抑制到了一种极端的地步!唱外国歌曲、在别人面前读书、说文绉绉的俏皮话,这些在今人看来是极其正常的行为,却令他有着一种深深的犯罪感,于是他只能放弃休息在别人睡了后读书,只能学会在黑暗中写作,只能和人聊穿衣、吃饭、挣工分,只能写歌功颂德的诗句。表面上他很坚强,他激情澎湃地为新生活写词谱曲,不遗余力地投身劳动刻苦磨练自己,对与同下放在一起的妹妹立明也要求十分严格。但在内心深处,他却是那样痛苦。在那黑色长夜中,他就像是一个艰难的独行者,踮着脚尖,万分谨慎地避绕着满布在前进道路上的荆棘与陷阱。

  关于这些文字,我猜想有几种可能性,一种可能他确实是发自内心地认定自己需要赎清罪恶,以至不惜采用几乎是自虐的方式来改造自我,希望能获得一种正统的承认,所写下的都是他真实的内心世界;还一种可能,就是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检举揭发肆行,出身不好的人在集体环境中如履薄冰,稍有不慎,都将给自己和家庭都带来灭顶之灾。因此这里写下的并非全是他的真实思想。但更有可能,是这两种情况都兼而有之。

  然而,不管是哪种可能,我从中看到的都是一个悲剧,这是一个人的悲剧,也是一代人的悲剧,更是一个时代的大悲剧!从百明大哥身上所体现出来的那种惶恐和盲目,实际上就是当时我们整个社会生存状态中的一部分。

  虽然环境是如此险恶,我却从百明哥的日记中,看到他若明若暗地对于农村中那种仍然贫穷落后的现状、对于某些神圣的著作也有批判的倾向。还隐隐看到了他一些在那个年代被视为不健康的“小资”情绪,他有很深的屠格列夫情结,他思念故乡、向往爱情,这些情绪通过文字淡淡的、曲折隐晦地表达着。尽管对于看书学习他深恐被人非议,却仍顽强地坚持下来从没放弃过。怕虚度时光的恐慌感特别强烈地体现在他的字里行间。有几天没看书他就惶惶不安,一再警告自己要抓紧时间。仅从这些残缺不全的日记里看,几年时间里他已读完了《政治经济学》、《唯物主义与经济批判主义》、《起源论》、《美学原理》等,还涉猎了俄语、有关农业知识书籍以及不少文学作品,写了不少的读书笔记。

  有精神做底子的恣意生命是所有卑微生命的希望。智者的绝望不在于生命不能重写,而在于他的生命如流星划过天空时人人都在沉睡,在于即使是那微弱的思想闪烁也无从表露。那是一个思想禁锢的年代,他像一颗顽强的种子,在苦难的岩缝中谨慎地生根发芽,小心地探出枝叶,在风霜雨雪中苦苦挣扎,心中却总还怀着一个梦想,他迫切地想要与长在平原上的其他树木一样,也成为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

  在1965年元旦那天的日记中他写下了这么一段话:“新的一年开始了,明年意味着生命,生命的强音要爆发在明年。”

  同年9月,他又写道:“要加强文学、艺术修养,在这方面为人民做出贡献来。要快,你的时间不多了!一年之后,将有大的变动发生。”

  此刻,他仿佛已隐隐地预感到实现那个梦想的日子快要来临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4 22:25:52
文斗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221
积分:3651
注册:2005年9月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文斗

发贴心情

3

  1966年,百明大哥怀着满腔热情投入到了那场文革运动。他积极参与开会、写大字报、与人开展辩论。虽已听说出身不好的知青会要遭屠杀,已在长沙的他却决然返回乡下去抓革命、促生产。

  从日记上看,他应是一个极其内敛谨慎的人,一个平时连聊天谈国际形势都有顾忌的他,为什么突然发生了如此大的转化呢?

  我试着将自己放到四十多年前的那个时空中,去尽量设身处地的分析他的行为,我想主要应该是有以下原因:

  长期以来,我们那一代人是在一种革命英雄主义和斗争哲学的熏陶下成长的,反复观看的《红岩》、《刘胡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之类文艺作品,常使我们热泪盈眶,深感生不逢时。而文革的发生,使一代人的这种渴望找到了一个宣泻口。实际上,那时不管是哪个派别的人,参与文革的绝大多数人都是以这些英雄为榜样,都坚信自己的行为是一种无比崇高的壮举,即便是一些搞打砸抄的人,模仿的也是义和团、农民运动等榜样的革命气概。在这种几乎是全国人民都在煞有介事地维护真理的斗争中,在这种一个俨然英雄辈出的时代里,有着浓烈诗人气质和理想主义精神的王百明也就不可避免地被卷了进来。

  更深层次的是,长期以来迫切希望“赎清罪行”、“涤净灵魂”,希望获得社会认可的百明哥,将这场运动视为是一场响应领袖召唤、保护神圣政权的斗争,是一次脱胎换骨的机会,他想通过出生入死的努力,来表达自己的赤胆忠心,成为一名红色阵营中的“红旗手”,一名叛逆反动阶级的“革命人”,以此改变自己以前那种始终得不到信任的卑微命运。

  然而,那种不可逆改的家庭出身,最终还是决定了他的悲剧命运。

  1967年8月17日,一个极其普通的日子。

  那天,百明哥与另一名知青朋友正在县城的一家饭店吃早餐时,闯进四个农民,手上的鸟统与大刀一齐对着了他们。来人喝道:“谁是王百明!”

  “我就是……”百明一边应答着,一边站起来从衣兜中掏手帕。

  “打死你这个地主狗崽子!”枪声砰然响起,百明大哥猝然倒了下去,躺在血泊中还在抽搐着的他,手里正紧握着一条小手帕。

  枪声响过,硝烟四散。此刻,一个冤屈的灵魂,正袅袅飘升在这个贫穷荒凉县城的上空,飘升在这片他曾激情讴歌过的土地上空。天堂里多了一位知青诗人,天堂里不再会有阶级斗争。

  多年以后,有人向我介绍到掏手帕的这个细节时说,也许就是他这个讲究整洁的“小资”习惯,使对方误以为他是掏武器便抢先开了枪。可我不这样以为,即使没有这个动作,百明哥能逃得过这一劫吗?

  王百明的生命乐章猝然中止在二十二岁的那一年!他没有战死在疆场上,他的梦想没有实现,他的死并不壮烈,他也算不上是英雄,他只是用自己年轻的生命证实了一个荒诞、黑暗的时代。他一直在追求被社会认可,甚至最终他把自己的生命都奉放在那红色的祭坛上了,却仍是死得不明不白的,给所有的亲友们留下了一个永远的痛。

  在他的日记中有过这样一段话:“要有在这里一辈子的想法,哪怕走了59个,留下的一个也是你。”看到这里时我不禁心中一凛,没想到,他的这句话竟然是一语成谶!

  听立明姐讲,他最佩服牛虻,《牛虻》的书他看过了好几遍,每看一次后都要激动好几天,他一直以牛虻为自己的榜样。意味深长的是,那个曾一直把蒙泰里尼作为精神教父崇拜的牛虻,发现被欺骗之后,虽然不竭地向虚伪的蒙泰里尼发起斗争,但在他的精神深处仍深深依恋着蒙泰里尼。革命者牛虻被当局杀死了。实际上,蒙泰里尼教父是杀死牛虻的真正凶手。

  一直渴望成为革命者的王百明,何尝不是死于他的精神教父!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4 22:31:17
文斗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221
积分:3651
注册:2005年9月3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文斗

发贴心情

4

  2003年一个暮春的早晨,我与蒲生、风雨人生、师嫣、曹夫子等几位好友来到了江永县政府的大院,百明哥就埋葬在这个坪内的一个花坛下。机关里还没开始上班,晨风轻拂,四周静寂无声。我们放上鲜花,将酒洒入泥土中,向百明大哥深深地三掬躬!

  按一般习俗我们还带来了冥纸与蜡烛等,但在这个机关大院中觉得有些不妥,当天下午就在江永千家峒的大泊水瀑布前,我们燃起了这些祭品。鞭炮响起,青烟飘袅,五月的鲜花开满了山野。在这青山绿水之间,我默默祈愿百明哥灵魂安息!

   蒲生告诉我,那天百明被枪杀后,被人草草塞进一口薄板钉成的箱子里,与另一个同天被杀的“富农”一道,胡乱埋葬在县城外乱葬岗浮土中。三个月后,重返江永的知青为他举行了有数千人参加的隆重追悼会。并将他的遗骸取出,深埋到了县政府大院之中,为防止日后被毁,当时知青们倾下了几吨水泥在这里。

  又有人告诉我,文革结束后,百明哥的墓被用炸药彻底炸毁,只怕早己屍骨无存了。后来还有人告诉我,百明哥埋葬的位置不是在花坛这里,应是向南(也有的说向东)十几米的地方……

  啊,百明哥魂归何处,难道,你的灵魂至今还无处安放吗?每想到这里,我们就深感不安。

  2006年5月,我和妻子三姐妹全家人又一次来到了那个花坛前,噙着热泪我们轻轻捧起一掬土,放在一个小袋中带回了长沙,我们要让百明哥回家,让他与父母团聚。在购墓地时,陵园单位给了一个墓地证书,上面一栏工工整整地写着岳父、岳母和百明哥的名字。

  百明大哥,从撤销你的长沙户口的那一刻起,到现在有四十多年了。想不到今天竟是以这种方式,你终于取到了故乡的一个证书,一个能够让你永远合法留在长沙的资格证书!

  岳父、岳母的骨灰盒分别从两处地方移到这里来了,我们从江永带来的那袋泥土,还有百明哥的一本写满了眉批、已发黄了的《乐府诗集》,也都一起放入了墓坑中。

  在这里,埋葬着一个中国普通家庭中的三个成员,在这个望去满眼都是密密麻麻坟茔的陵园中,百明哥他们的墓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座,没有谁会去关注他们曾经的故事。

  岳父生前我只见过一次面,那时我还不是他的女婿。

  那是在七十年代初的一个晚上,蒲生哥拉了我一起去百明家还一本书。在那昏黄的灯光下,我看到一个瘫坐在围椅上的白发老者,话题是从蒲生哥还来的那本书所聊起,那是雨果的《九三年》。我们一起谈雨果,谈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谈欧洲文学,这位老者很平和地与我们侃侃而谈,竟然谈了一个晚上。我对他的敬意油然而生,我没想到在这间破旧的小屋内,能有幸与一位有学识、思维敏捷的老人邂逅,当然更没想到的是几年后我会成为他的女婿。

  我想到了岳父的人生,百明哥所有的原罪就是从这里而来。

  岳父是做会计工作的,百明哥的外公原是国民党政府中的一个官员。1949年前夕,岳父遵百明哥外公嘱托替他买了去台湾的车票,并将其送上火车,没料到一个家庭的厄运就由此而开始了。解放后,正值年轻的岳父因此事被逮捕并判刑数年。再之后就是历次运动中都被拉出来批斗、反复投入牢中,由反革命演变成历史反革命、又加上右派,直至最后失去工作瘫痪在家。

  还有我的岳母,一个美丽善良的女人,因为丈夫问题的牵连,几十年来一直承受着反革命家属身份的种种屈辱,整个家庭的生活担子也全压在了她身上。她用她那瘦弱的肩头默默而又坚强地承担起了这一切。而对她人生打击最大的,莫过于百明哥之死了。家中唯一的一个男孩,一个聪颖有才华的儿子,一个曾让她寄予了莫大期望的儿子,竟就这样惨然离去。我不敢想象她当时心中的那种感觉,那该是一种怎样椎心泣血,肝肠寸断的痛楚啊!

  在我与她相处的几年中,她极少提及百明哥。但我知道,在她内心深处那种刻骨铭心的思念与痛苦是永远无法释然的。这种生命不能承受之痛,以至使她忧郁成疾,还只六十多岁时就溘然逝世了。

  深深地记得那次岳父出葬,她追着灵车呼喊着岳父的名字时,满怀悲怆地迸喊出了一句:“你要好好带着百明呵!”

  百明哥最小一个妹妹的儿子出世后,要外婆给取个名,岳母缓缓地说:“就叫小百吧。”……

  这是一个深受伤害母亲的思念之情,其深沉的爱与痛,悠悠绵绵,不绝如缕。

  80代初时,一次我去看岳母,她神色悲戚地拿出一张纸对我说,是法院送来的。这是一份用打字机打出来的通知,上面写着岳父的名字,内容大意是,经重新审查,原所判的反革命罪一案系错案,现予以撤销。只有几行字,连句致歉的词语也没有,其时离岳父去世时间已有四、五年了。

  错案可以撤销得了,可是,一个家庭这几十年所经历的那一切不堪回首的痛苦能撤销得了吗?王百明那鲜活的无辜生命所遭受的死亡能撤销得了吗?这些,该由谁来补偿?

  ──漫长的苦难历程,所能换回来的仅仅只是一纸薄薄的通知书!

  但毕竟,一个荒唐年代的凄凉故事终于落下了帷幕,虽然闭幕时也仍有荒唐。

5

  终于该结束这篇文章了。为这篇文章我写得很累,写得很沉重。越过无边黑暗,我走进的是一个已渐行渐远的时代,扑面而来的是迷离扑朔的政治烟瘴,我在心灵上努力试着与百明大哥进行对话,因而自己的情感也一次次地受到撞击,甚至有点心力交瘁。

  此时窗外己依稀发白,不远处的公园内山影逶迤,隐隐可看到晨练的寥寥人影。我从黑暗中走过,新的一轮太阳即将升出。

  百明哥,愿你在天之灵永远安宁!

                                    

                                                          2007年8月14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4 22:33:13
草原野狼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30
积分:598
注册:2007年7月23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草原野狼

发贴心情

转贴刘蒲生兄《八月的逃亡》(摘录)一文,同祭江永优秀知青王百明!

———————————————————————————————

八月的逃亡(摘录)

刘蒲生/文

我写的是一段历史。那是一个充满荒诞的年代,
······
长沙市1968年大下放之前的知青的先驱,人称老知青。这个老知青群体,有个特点,有个历史印记,那就是:大多出身不好(据查实,出身不好占总数84%)。他们的青春以及随后的种种命运演义,因此而具特色。
我写的逃亡,就是因“出身不好”而直接引发的。

1997年8月一天清晨,清冽的空气笼住了湖南西南边陲的江永县。晓唏云霓的辉煌,远方山黛的苍黑,让鳞次栉比的屋舍,显出安逸的宁静。从县委招待所踱步出来,拐进政府大院,在两栋毗邻的宿舍之间,我站在了一块长满鲜花的地坪旁边。
鲜花是野生的蓟。暗红的蕊,金黄的花瓣,剑齿状的绿叶,一丛丛蓬勃。

我估摸一下与县委大楼的方位距离,兀自喃喃:我找到你了,百明!
没有坟头,没有墓庐。地坪里,鲜花下,躺着三十年前被无辜枪杀的长沙知青百明小弟。

我默默低下头去,泪水从眼中溢出来。那天百明被枪杀后,被人草草塞进一口薄板钉成的箱子里,与另一个同一天被枪杀的“富农”一道,被胡乱埋在县城外乱葬岗浮土中。三个月后,经过逃亡事件返回江永的知青,为他补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并将他的遗骸,迁葬到我眼前这块土地。他已经安息三十年了,与他挚爱的土地、鲜花在一起。
神思恍惚之中,岩山那边骤然刮过来一阵风,晨光清冷,我心紧缩,身体哆嗦,耳朵里发出一阵轰鸣。我耸起双肩,扪住双耳,一阵搓揉按压,不,不行,仍然是阵阵轰鸣……

那是三十年前的枪声。三十年前,一声枪晌,射烂了一位二十二岁长沙知青俊美的头颅。那颗头颅,正要给奔涌的诗行打上句号。那颗头颅,正在吟诵:
“母亲呵, 不要拄牵我,
我正站在
安谧的潇水河畔……”
哪里去找句号呢?眼前白灼的光。句号连同闪光,坠入了永恒的黑夜。

地点就在江永饭店。上几级台阶,是一间可以摆几张桌面的简陋店堂。烟熏火燎的墙面上,几行标语横涂竖抹,“誓将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要文斗,不要武斗!”往日,这间城关唯一的国营饭店,是知青往来县城必然光顾的地方,在这里吃碗面.啃几个馒头,喝杯米酒,身伴长沙战友,耳畔长沙乡音,知青们称之为“咏长沙味”,“精神会餐”.那是件写意的事,店里生意自然也可以。如今店堂的气氛,却像外面城关正街一样,冷清、萧条,甚至有几分凄惶。
听说北边道县的事了吗?
“贫下中农最高人民法院”,嘿.那真叫“红色恐怖”,一张毛边纸往墙上一贴,用土红笔把名字一排排勾.就判了“斩立决”,明天早上到潇江边上收尸吧。
杀什么人?
出身不好的,全杀呀!与干部有仇隙的,你怕杀不得?谁还敢上街,都什么年月了?我们江永是大树,你们知青是歇在树上的鸟崽,棍子已经要捅过来了,你们还不赶快飞呀!早几天,县城汽车站搞手脚不赢,知青一批批回长沙了,剩下的也惶惶不可终日。

饭店里没有客人,唯一的服务员胖嫂,百无聊赖中看到两位知青上了台阶,连忙起身,用蒲扇一样的肥手掌赶桌面上那群饥饿的苍蝇。

进店的是百明和之极。之极刚从长沙归队几天,看队上气氛不对头, “有股杀气……”又想回去,临走之前,看望百明,相邀来饭店话别。
素有诗人气质的百明小弟,长得有几分像俄罗斯诗人普希金,鬈发,连鬓角的头发都带卷,眼睛明亮,鼻梁直挺,嘴唇红润。从城市到农村“经风雨,见世面”已经三年了。整个仍然透出三分稚气,两分女性味。他微笑着和胖嫂招呼.选靠近柜台那张方桌,坐到之极对面,再招呼胖嫂来四根油条一份汤.就劝之极: “回长沙又来江永,来去路费二十几元钱,你出一年工都赚不回,又喊回去?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在这里抓革命促生产蛮好……”

油条端上来了.热喷喷、金灿灿.他和之极不必讲客气,抓过两根来就啃,之极却毫无食欲,两手抓住头发,头埋在臂弯里。还在想归兮留兮。等他听到一声吼,百般惊诧,抬起头来,不由得呆了,四个农民汉子,两个平端鸟统,两个肩背大刀,从四面围住了他和百明!
“谁是百明?”平端鸟统,站在百明对面的那个农民汉子开口问,口气倒也平和,倒也不凶神恶煞。
“我就是百明……什么事?”百明答得迟疑,但是清清楚楚。他在想究竟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真刀真枪比着我们?要带我们去哪里?赶快把油条吃完吧。他狠劲吞咽着,站起来,右手继续往嘴里塞,左手伸进裤兜……
“地主狗崽子百明……”一只手指抠动了板机。枪口近在咫尺。枪口红光一闪,铁砂霰弹全部打进了那颗年轻的头颅。百明右手捏住寸多长的油条,左手握住一条白色的小手绢,两只不大的拳头向脸上捂,弯下腰去。之极木木呆呆地僵在凳上,刚出厨房的胖嫂,一声尖叫……

当之极清醒过来扑向百明时,四条汉子已经离开杀人现场,百明已经无声无息。之极在疯狂之中抱住百明,捱下阶基。他已分明感到了死样的沉重,他当街放下百明,把百明那颗原本俊秀,现在已惨不忍睹的头颅,放到左膝上,顺手从墙上扯下一块大字报,揩抹百明脸上那奔涌的血,汪汪的血,横飞竖溅的血。之极乏力了。他把被血浸成一团的大字报,垫到膝盖上,让百明的头舒服一点.自己的身躯慢慢瘫软在大街上……

那天,是8月1 7日。
在那年那个8月的早晨,在潇江之畔,在江永县城,终于打响了对准江永知识青年的第一枪!

“百明被枪杀了!”死亡的消息振动黑色的翅膀.扑向江永县六千余名长沙知识青年心头。

那几天,一支后来在江永知青中广泛传唱的《怀念战友》歌,正在一位才气横溢的知青诗人叶瑞溪的心头回荡,歌词中一挤一滴、一挤一串的血泪,连他自己都被震慑了:
“怀抱战友泪横流
满腔怒火满腹仇
为革命惨遭杀害
战友的鲜血不能白流……”
······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4 23:11:15
李姐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2641
积分:17814
注册:2006年2月11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姐

发贴心情

八月十七日是我们江永知青王百明逝世40周年纪念日,王百明的早逝一直是我们江永知青心中永远的痛。

王百明战友安息吧,我们永远怀念你!


http://www.hnzqw.com/bbs/UploadFace/2006111411362831969.gif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4 23:20:30
象子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00
积分:932
注册:2007年1月2日
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象子

发贴心情

王百明的早逝一直是我们全体知青心中永远的痛!

          王百明安息吧!.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4 23:32:35
师嫣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威望:1000
文章:304
积分:4794
注册:2006年2月12日
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师嫣

发贴心情

文斗祭兄长百明此文,不仅堪称纪录了一个理想主义青年惨淡人生而情深意切的佳作,且是一篇发人深省的力作.含泪读完此文,有太多的为什么缭绕心际.

当然,我无缘见过这位才华横溢的兄长,然而,心有灵犀的是那种也一度澎湃的诗人心态.诗本是痛苦心田流淌的绢声细流,"不在沉默中死去,就在沉默中爆发",文斗此文,又让我拨开荆棘回到了那个病态的时代,去读百明兄深藏于心底的悲愤小诗.诗行不长,但字字句句,却是人类尊严被重压拆断的伟大悲剧的碎片.心中之痛几十年后还在烧灼着灵魂,也许,这巳不是咀嚼苦难,或者也不是控诉和抨击,岁月悠悠,留下的只是追问与思索了.我相信,一个历经了几千年时光的伟大民族,应当还有倾听的宽容和耐心.

作为朋友,非常感谢文斗的这篇佳作,你重新把一个单瘦赢弱的诗人百明兄带到我们面前,涛声依旧,让我们认识和感受.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4 23:56:17
淮羽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774
积分:6213
注册:2006年11月28日
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淮羽

发贴心情
    王百明,一位才华横溢却出身不好的知识青年,在那个成份歧视的年代中,他始终“怀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负罪感,极其希望能脱胎换骨,能获得一种社会的认可”,“享受到一个普通公民的正常待遇”。于是,“他处处谨小慎微,甚至到了扭曲自己的程度”。可是,他却误将文革看成了使自己脱胎换骨的机会,“想通过出生入死的努力,来表达自己的赤胆忠心”,“改变自己以前那种始终得不到信任的卑微命运”。然而,这位“渴望成为革命者的”青年,最终却毫无心理准备地不明不白地死于了他的精神教父。王百明的死,“是一个人的悲剧,也是一代人的悲剧,更是一个时代的大悲剧!”
    王百明罹难四十周年后的今天,文斗揪着心、含着泪写成了这篇祭文。
    一向文思敏捷的文斗自叹这篇祭文“写得很累,写得很沉重”,因为他虽是王百明的亲妹夫,却不曾与王百明谋面,而是通过听他人的介绍和翻阅王百明残留的文字,努力地试着走进“一个已渐行渐远的时代”,突破“迷离扑朔的政治烟瘴”,进入王百明的心灵世界。
    我也出身不好,在那个年代里,也是“在苦难的岩缝中谨慎地生根发芽,小心地探出枝叶,在风霜雨雪中苦苦挣扎”。同患精神癌症(幸运的是我活下来了),遭受的心里煎熬肯定大同小异。以己推人,我深感文斗的“努力试着”是成功的。因此,我觉得文斗这篇祭文,既是祭王百明,也是祭曾遭出身歧视的一代人的悲剧命运,还可以说就是祭那个不堪回首的悲剧时代。也正因为这样,读这篇祭文,应和文斗写这篇祭文一样,“不但是为了怀念,更是为了记住!”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5 0:40:47
灵灵仙子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1558
积分:10633
注册:2007年4月14日
1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灵灵仙子

发贴心情

我看过道县和周围十几个县的大屠杀的文章,只知道杀了几千当地老百姓,今天才知道我们知青也有人罹难。一个没有王法的时空里,什么怪事都会出现。

被害知青们是用血写就的一部知青史!安息吧!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5 1:11:14
笑对人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866
积分:32083
注册:2006年2月16日
1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笑对人生

发贴心情
王百明,我们的一代英才,被一个扭曲了的时代葬送,心里想起都会十分的难过,一下有四十年了,好在神州今天的变化能安慰死去的英灵,我们深深的怀念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5 1:22:15
80个知青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613
积分:23957
注册:2006年3月19日
1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80个知青娃

发贴心情

突然想起小时候读过的一篇课文,好像是袁水拍写的:
《在美国 有一个黑孩子被杀死了》。
我修改开头的几句,以示我此刻的心情——


八月里的一个早晨
我走过一条小河旁
河水哗哗地流过
唱着歌儿奔向远方
朋友,我要告诉你
发生在这条河流的一个悲伤的故事
在这里
有一个可爱的孩子被杀死了
。。。。。。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5 1:26:14
文斗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221
积分:3651
注册:2005年9月3日
1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文斗

发贴心情

谢謝草原野狼兄转贴蒲生哥《八月的逃亡》中的一段章节,从另一个侧面介绍了那个触目惊心的片段。

谢谢李姐、象子对百明哥的祭奠。同是知青,人同此心!

谢谢师嫣兄所理解的;"这巳不是咀嚼苦难,或者也不是控诉和抨击,岁月悠悠,留下的只是追问与思索了."

准羽兄好!感谢兄对拙文的评述,王百明的故事,确实是一个时代的缩影,也是我们那一代人的经历,所幸的是我们都活过来了!

谢谢灵灵仙子、笑对人生的祈愿,百明哥如九泉下有知众多朋友惦记,亦当含笑欣慰!

知青娃的改词,深有意韵。但愿这段历史,能通过你的歌让更多的人永远记住。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5 1:35:35
80个知青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3613
积分:23957
注册:2006年3月19日
1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80个知青娃

发贴心情

      在百明哥的日记中到处都能看到这样的自我告诫:

  “家庭包袱依然是个大问题。……历史注定你的个人遭遇是会很坏的,要正视现实。……如果要去和人家比前途,比政治身份等,你就只有苦恼一辈子了。”

  “以后唱歌一定要注意,在一切公共场合都不唱外国歌,切记,切记。不要以自己会唱外国歌来炫耀。”

  “看书,尤其是看理论书时尽量避开人家,宁肯夜里迟点睡,短几年寿也行!切记,切记。”

  “不要到处鼓吹读书,讲那些文绉绉的俏皮话;不要公开谈话国际局势、文化、科学、艺术方面的任何东西,谈的只能是穿衣、吃饭、挣工分。”

  “不和人谈书,不在人前读书,不在外面摆农业书和毛选以外的任何书”。

  “以后要宣布不买灯油,摸几个月黑,学会在黑暗中写作。这是你唯一的出路。”

  “跟农民的交往也要注意,不要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子,一谈就是生产、学习、时事,要多跟他们谈生活、谈天气、谈吃喝、谈村里的逸事。说古道今,态度随和,不显清高。”

  “多干活,多看书,少讲话。这就是你今后的行为准则。”

  “要明白自己的处境。有的人走上层,三年就会高升,而你却注定要在这里过一辈子。所以一切都要从长计议。

  要把自己深深地埋进泥土里去。”

  ……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5 1:40:09
峭壁松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13
积分:6015
注册:2007年7月3日
1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峭壁松

发贴心情

深夜,含泪读完文斗兄的《王百明罹难四十周年祭》,为百明大哥的惨死而扼腕,为那非人的年代而悲愤!文斗兄自叹这篇祭文“写得很累,写得很沉重”,确实,这般沉重的话题,尤其是与百明大哥未曾谋面的情况下,要完成此心愿决非易事,也难怪文斗兄所言“许久以来,立明姐就要我写篇文章纪念百明哥,我却总是迟疑着不敢下笔。”但今天,文斗兄硬是凭着自己的不凡功力,更是凭着一代知青的深深情结和责任,完成了这篇祭文。通篇文字客观、理性,言简意赅,百明哥的心路历程真实再现,同时勾起读者对那个悲惨年代的回忆和沉重反思。文斗兄,辛苦了,借此请让我,同时以一位老同学的名义,向你表示深深的谢意!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5 5:10:17
布谷催春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251
积分:2172
注册:2007年4月1日
1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布谷催春

发贴心情
 错案可以撤销得了,可是,一个家庭这几十年所经历的那一切不堪回首的痛苦能撤销得了吗?王百明那鲜活的无辜生命所遭受的死亡能撤销得了吗?这些,该由谁来补偿?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5 7:10:02
深蓝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知青(VIP)
文章:238
积分:2301
注册:2007年1月6日
1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深蓝

发贴心情

后天 ,就是王百明罹难四十周年忌日。

我在心里为他点起一支红蜡烛

我想,他是不会死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5 8:02:52
不知天命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3
积分:6483
注册:2006年2月9日
1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不知天命

发贴心情

   斗哥写得很累, 终于结束这篇文章了,写得很沉重,我看得也是很沉重。“王百明是江永知青心中一个永远的痛。我想那痛,应是一道长期郁结在心中,时时揪心却又让人不敢轻易触摸的伤痕;应是一种使人刻骨铭心,却又说不清理不顺的复杂情绪”。这种痛、这种郁结,是一代知青共同的痛和郁结,也是我们前一代人共同的痛和郁结,多年后,随着时间的流逝,仍然淡淡的、阴沉的结在心头,难以消烁,它是否有一种象征性?岁月悠悠,留下的只能是追问与思索,也如历史演绎的的无数悲剧一样,沉沦在历史中,周而复始,呜呼,对应那:“今之视昔如来者视今”。
  

   逝者已远去,活着仍将前行。
  

   纪念就是时间的纪念,就是生命的纪念,不论是悲是喜。


“一语成谶”补“谶”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5 9:05:09
毛先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20
积分:3915
注册:2006年4月23日
1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毛先生

发贴心情
王百明罹难四十周年后的今天,文斗揪着心、含着泪写成了这篇祭文。读这篇祭文,应和文斗写这篇祭文一样,“不但是为了怀念,更是为了记住!”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相册网址是:http://8800784.photo.163.co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5 9:58:21
易山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1145
积分:7951
注册:2007年6月5日
2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易山

发贴心情

    斗哥写得很累, 终于结束这篇文章了,写得很沉重,我看得也是很沉重。

    从第一遍看完这片祭文,心就被这“沉重”压住,思绪无法梳理,文字更无法成序。只知一遍遍、一遍遍、一遍遍的读这祭文,只知一条条搜索每一条关于我所敬重的这位大哥的文字反复的看。

    好几次都走不过去:“虽无云的色彩,也想打扮蓝天”“要有在这里一辈子的想法,哪怕走了59个,留下的一个也是你。”“要加强文学、艺术修养,在这方面为人民做出贡献来。要快,你的时间不多了!”“你要好好带着百明呵!” “就叫小百吧。”

    难过,难过,无边的难过,无法排遣,挥之不走。什么也不会说,什么也不会写。百明大哥,你是没有瞑目的,我觉得你没有瞑目,你永远睁着清澈而迷茫的双眼在问:为什么?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5 10:15:38

 47   20   1/3页      1   2   3   尾页 
湘ICP备05003987号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