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动网先锋论坛文学沙龙长篇连载 → [原创]长篇校园小说《耶!我们这群男生女生》

您是本帖的第 23982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长篇校园小说《耶!我们这群男生女生》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6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这次事件,江浩付出的代价是够惨的了,使他不得不面临几重危机,这属于一次十分严重的违纪事件,他不得不写检讨,而且在学校被公开点名批评,并被登记在学生档案。那天,他被老班许慧芬叫到办公室。他忐忐不安地在老班前面站着,老班却不看他,只顾埋头看学生的作业。办公室里其他的老师也不看他,都在忙着各自的事。他就不知该怎么好了,心里直发毛。

    办公室里好静。空气似乎很紧张,渐渐地成为使人窒息的威胁。他只好故意咳嗽两声:“许老师,您要是没……没什么事,我可……可以走……走了吗?”

    许老师这才抬起头,狠狠地瞅着他,眉头皱成一座“双拱大桥”:“这么急着走做什么?要去打架吗?”

    “我回……回去做……做作业。”

    “你还记挂着学习呀,不会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你呀,什么时候才能收敛一下心思放到学习上呢?打架打架,能打出好成绩来吗?”

    “他欺负人。”他撅着嘴嘟囔道。

    “嗬,你好伟大,你成英雄了?”

    “我没那么伟大,顶多一只刺猬,只能自卫一下。”

    老班气得差点没闭过气去:“自卫?外班一个男生来你们班上找一个女生,你需要什么自卫?”

    你脸块立时涨得通红。嗨!该死,这话的确有问题,要是传出去,人家还不会笑话死?不过,只一会儿他又变得一点也不在意,对于升学他已没敢去想,最多上不了大学,反正自己已是老师们眼中的差生,也不是父母眼中的好儿子,他对自己也没抱多大的希望。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4:29:22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6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十九、江浩踅身进入一条小巷

    晚上,老班许慧芬要来家访。江浩吃过晚饭就从家里蹓出来了,他怕见到老班,更怕老爸。老爸对他是挺严厉的,那蒲扇样的大巴掌打在身上挺疼的。

    街上已亮起了各色街灯。城市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竟然让人挤仄了,这刻大街上似乎比白天还要热闹,这大概是因为那些上班族只有这会儿才有充裕的时间来光顾这儿吧。城市变得嘈杂,变得喧嚣。

    尽管街上人很多,却没有谁理他,连一张熟面孔也没有,就是想吵架都找不到对象,便感到一种落寞、孤单和无奈。他忽然变得很烦躁,怕嘈杂,怕喧嚣,他很快踅身进入一条小巷,他想让自己静一静。

    巷子很仄,七弯八拐的使人摸不清方向。比起大街上,自然人少了许多,也冷清了许多。

    他一个人在小巷里走着,水泥路面好像特别硬。这次月考没有考好,老爸狠狠地骂了他一顿,还说要停了他这个月的零花钱,老妈本来挺疼他的,这次居然也没给他个好脸色。其实,他也是想考好的,真的,他已经很努力了,那些日子他每天晚上都要复习到半夜,无奈他平时没学好,不是记不住就是弄不明白。考试时,他曾叫孟辉帮他,可是孟辉自己也没有考好。

    没有人理解他。

    突然,他脑子里冒出一个放弃学习的念头。学校规定只要连续旷课数节,就会被强行退学,他只要翘课,就可以自由了。他开始构思他的“自由”计划。

    隔了几条街的马路还没有安静下来,听得到汽车喇叭声和一些混杂的声音。不知是谁家把电视的声音开得很大,还有远处的一个工地上不时传来切割钢筋的刺耳声……他心里遂有些浮躁不安。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4:30:08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6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忽然,前面有小孩的哭喊与呼救声,听得很清晰。他立时心头微跳,呼吸急促,全身起了一种潮热,拔腿便奔了过去。

    是两个小学生模样的小男孩让几个十六七岁的大男孩截住。这几个大男孩一看就知道是那号痞子兮兮的家伙,领头的一个竟歪戴着花格子鸭舌帽,两手叉在裤袋里,脸上一副恶毒的坏笑:“快点,把钱交出来!”

    “没,没有。”小男孩说。

    “什么没有,话得不耐烦了是吗?”鸭舌帽居然勃然变色,脸上有一种带野性的癫狂。

    江浩瞧着,不觉背脊骨上升起了一股冷气,凉飕飕地直往上窜。不知是他喜好和人家争强斗胜,还是他骨子里就有着好打抱不平的秉性,他赶上去,冷冷地说:“欺负人家小孩,这算什么能耐?”

    鸭舌帽叼着烟说:“哥们,这儿没你的事,赶你的路,全当没看见。”

    他说:“滚你娘的,我就偏看不惯只会咬小孩的狗。”

    鸭舌帽把烟丢在一旁,凶凶地嚷:“你他*的给你面子当屁股,”然后一扭头朝那两个大男孩一挥手道:“上,废了他!”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4:31:00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6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江浩终究人机灵,瞧见旁边有个垃圾桶,便抓起一把臭哄哄的垃圾用力朝他们扔去,那几个家伙未及提防,他们怎么也没有料到会有一大团黑糊糊臭哄哄的东西铺头盖脸地砸了下来,吃了一惊,慌忙跳开,两手朝头上身上一阵乱拍。

    “快走!”他拉住那两个小男孩便跑。待那几个家伙回过神来,他们已跑出几丈来远。

    “别让他们跑了!”鸭舌帽吼吼地叫着,领先追了过来。

    江浩便停下来让小男孩先跑,他双手捏着拳瞪着鸭舌帽,他忽然觉得自己就是小男孩的保护者,就觉得自己很英勇。

    气得发狂的鸭舌帽朝他猛扑过来,好像要把他撕成碎片似的。两人都同时出手,两拳都打在对方的腮帮上,两人都往后顿了顿,都有点晕晕糊糊的感觉。其他的几个家伙从左右扑过来,他奋力反抗着,但终于被打倒在地,他“四脚”仰天,像卸下一个大麻袋似的沉重,仰跌在地上。

    那几个家伙便悻悻地跑了。

    他直觉得脖子疼手疼脚疼,干脆躺在地上不起来。谁家的电视机里在放着纪如璟很深情的歌:

    我只想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

    装满阳光静静感受温暖……

    歌声在吉它声里变得很纯净,他忽然就觉得很感动。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4:31:58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6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二十、教室里只有江浩的课桌空着

     第二天,教室里只有江浩的课桌空着。第一节课是老班许慧芬的思想品质教育课,许老师瞧了眼那空着的课桌,皱了皱眉头,她急促地在讲台上来回走着,两颊上的肌肉不住地颤抖。好一会才在讲台中央站定,抬眼扫了一下全场说:“同学们,你们已经是高二了,高二就意味着决战高考的关键阶段,我希望大家都能好好学习。”她看了一眼江浩空着的座位又说:“有个别同学仍不肯好好学习,这让人感到十分痛惜。”

    于是,就有好多双眼睛瞧着那空空的座位。终竟是朝夕相处的同学,谁都觉得心里不好受,像有无数只小虫子在心头蠕动似的。

    忽然,不知谁的手机响了。

    老班的脸立时变得十分难看,声音一下提高了八度:“我说了多少次,不许在上课时打手机。是谁打手机?站起来!”

    晕哦!站起来的居然是全班公认的最优秀的学生方雪琦。大家全都诧异地望她。老班也感到十分惊奇,朝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是最仔细的那种,就差没一个细胞一个细胞地检查,看是哪个细胞出毛病了。

    “老师,是我老爸打来的,”方雪琦说:“老爸说江浩被人打伤了,伤得挺厉害,被送进了医院。”

    方雪琦的老爸是市人民医院伤科部的主治医师,这消息绝对的没错。

    大家一下全愣住。

    老班也一下愣住,脸上的表情急骤地变化,又是焦急又是惋惜:“唉唉,这孩子怎么搞的?在这么个关键时刻,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

方雪琦说:“老师,我提议现在我们都上医院去看他。”

    老班还未回话,就有人抢着说:“我不同意。”是个叫吴小珏的女生。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4:32:57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6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我也不同意。”另一个叫周萍的女生也说。

    全班同学中,就她俩人怪怪的,似属另类。

    “我同意去医院。”站起来说话的竟然是韩云琪。

    大家立时全都望她,鼓着眼睛嘴巴张得老大,谁都知道平日韩云琪是挺讨厌江浩的,“蛋白质”就是她给取的外号。

    “唔,大家先就这个问题讨论讨论。”许老师忽然像是想着什么,反而平静了下来。

    “我先说,”又是吴小珏,她忿忿不平地说,“江浩老是捣蛋闹事,这号人用不着去看。再说,下学期就进入高三了,每一分钟对我们来说都是十分宝贵。”

    立时有几个男女生附和。

    周萍还讲述了一个故事,来证明吴小珏不去的道理的正确性,她说:“一个旅客一次上了火车后才发现乘错了车,他赶忙找到乘务员说明情况,要求下车,乘务员为难地挠挠头,说:‘我理解您的心情,可是我们这是直达列车,中途不停的啊。’这个旅客就想出了一个歪点子,装出惊慌的样子大喊:‘不得了,有人在车厢内放了炸弹!’于是全体乘客都惊慌失措,列车长赶忙向公安局报警,列车也不得不停下。待公安人员赶来排查清查是一场虚惊时,列车已晚点几个小时。”

有人发出了吃吃的笑声。

    周萍一脸严肃的说:“后来,列车长下了一道强硬的规定,为了保证每个乘客能够安全准时到达,凡不是这趟车的乘客一律严禁上车。好了,我的故事说完了。”她满脸淑女地坐下,谁也不看,从她眼睛里可以看出,她对自己的这番演说是挺为满意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4:33:33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6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我说应该去,”方雪琦站起来说,她微仰着脸,那精气神,就有一种感召力,“江浩打架生事是不对,但每次打架,也不全是无事生非。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有缺点或犯错的时候,总不能因为有缺点或犯错误就置之不理吧?”

    吴小珏和周萍的脸红了一下,很气脑地瞪大眼:“你———”

    “我还没有说完咧,”方雪琦朝她俩笑了一下,又说,“我们是一个集体,我们多给他一些关心,让他感到集体的温暖,我想他会改正的。”

吴小珏朝她看了好一会,她瞧见她那双眼睛不但明亮,而且透着真诚,嘴张了张,显然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

    “我也说一个故事,”韩云琪站起来说,“一行大雁排列成一个大‘人’字不分昼夜地往南飞去,途中有一只大雁因为生病渐渐地落在了队伍后边,有两只大雁发现了,赶忙飞去它身边,鼓励它说:‘坚持住,你一定能到达目的地的。’并且各衔起它的一只翅膀,帮助它飞行。这只大雁顿而感动得热泪盈眶,它说:‘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帮助我呢?’其中一只大雁笑着回答说:‘因为我们是一个集体。’……“

    教室一下子变得很安静,接着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这时,又来了几个人要找老班。许老师又一愣怔,不明白又有什么事要发生。

    来人说:“我们是来感谢学校,感谢江浩同学的。”

    当大家听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后,便全都涌出了教室,朝医院赶去。毕妮怔愣了一下,便也赶上了大伙。吴小珏、周萍留在最后,可还是紧跑几步跟了上去。

    许老师脸上有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她忽然感觉到就从这一刻起他们都开始长大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4:34:03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6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二十一、江浩与韩云琪

    又是自习课,江浩和所有同学一样,都在埋头做老师布置的各科考题。毕业考试将近了,大家不得不全力一搏。也不知是谁从何时规定的,反正许多中学都是在高二结束毕业考试,高三为了迎接高考进行全面复习。自然,他们学校也不例外,这个学期,就得有几门必须考完。

    这些日子,学生们一早爬起来,洗两把脸,就抱起书包、讲义、笔记本、径奔教室。平常日子,开始上课的时候,总有一阵喧闹,就是在街上也能听到。现在,人人都变得很自觉,居然一张张脸上掩饰不住的困倦,一双双聪颖的眼睛显得黯然无神,可大家仍然在埋头努力。

    “喂,韩云琪,问你道题。”江浩忽然问她。

    韩云琪愣了一下,竟盯着他看了好一会:“今儿怎么了,怎么也想着要做题了?”

    江浩红了下脸,笑笑说:“要毕业考了,不做行吗?哎呀,问你呢,别扳俏了行不?”

    她扫了一遍题,便帮他把答案写上。

    江浩在一边伸长脖子哼哈了好一会,最后是一声长长拉出来的“啊———”

    “怎么,还没弄明白?”

    “好像是懂了一点,可又什么也没搞清楚。”江浩老老实实地答道。

    “哎呀,你猪头啊!这上面不全写清楚了吗?你自个儿想想吧。”

    江浩的脸就成了苦瓜状。他不喜欢思考,还没有这个习惯,眼角居然还有莹莹的泪光闪亮。

    韩云琪瞧着,心里就止不住咯噔一下。

    江浩低着头,悄声说:“老爸讲了,我要是这次考好了,就让我到珠海去上学,我想死我老妈了,真的。”他妈妈在珠海与人家一块办了一家公司,当着副老总。他去过一次珠海,那是一座新型的美丽的城市。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4:34:44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6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你不是说读书没什么用么?”

    “哎呀,我向你认错还不行吗?我老爸说他现在就后悔当初读少了书,他一定要让我不再像他。”

    于是,韩云琪这才挺耐心地对他说:“你看,这题其实很容易,别看它绕了几个弯子,好像一下子能把人蒙住,觉得挺难的,但你只要仔细回忆一下老师所教过的,就一定能找出解答的法子。你自己先想想看,行吗?”

    “我能想吗?”

    “怎么不行呢,你应该对自己有信心才成。”

    江浩就拧着眉头,紧闭嘴唇,一副沉思默想状。他想出了点头绪,韩云琪就把头点得像敲鼓似的:“对,对,就是。”

    大约有个把钟头江浩没有转一下眼睛,忽然觉得脑子里闪过一道亮光,这亮光居然会愈来愈明,愈来愈亮,便趴在桌子上演算起来,正想舒一口气,一抬眼,见韩云琪正朝着他笑。

    “你笑什么?”

    “这题让你解出来了呀!”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4:35:35
老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06
积分:826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1月6日
7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土

发贴心情

     “是吗?”他一愣,紧锁的眉头立刻像松了劲的麻花,他觉得快乐突然浸入他的全身,一下子达到了每个毛孔,“真没有解错?”

    “对就对,错就错,什么真的假的。”

    “我能考好吗?”

    “能,”韩云琪仍然笑着瞧他,“这样吧,晚上我再给你补习一个钟头。”

    “耶,太好了!”江浩高兴地嚷道:“我请你嘬上一顿行吗?”

    “好啊,”韩云琪也欢叫起来,“江浩,你可得说话算话。”

    “那是当然。”

    “好,我们拉勾!”

    “拉勾!”

    中午,他们去了街边一家小吃摊。

    “你吃什么?”江浩问。

    “你真请呀?就来个‘水果集合’吧。你呢?”

    “水果集合”较贵,要上10元一盘。为了撑面子,他只得也要了一盘。

    离开小吃摊,江浩摸摸自己的钱包,里头已经所剩无几了,口里喃喃道:“这死丫头,害人不浅。”

    “喂,蛋白质,”韩云琪又嚷,“瞧,前面有卖臭豆腐的,我好久没吃了,怎么样,过去吧?”

    江浩无奈地点点头,刚要掏钱,却被韩云琪拦住:“这回我请。”

    他心想,这丫头这次倒还有点良心。两人便站在路边乐滋滋地吃着。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8/16 14:36:15

 159   10   7/16页   首页   2   3   4   5   6   7   8   9   10   11   尾页 
湘ICP备05003987号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Copyright ©2000 - 2005 Aspsky.Net
页面执行时间 0.16797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