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动网先锋论坛文学沙龙长篇连载 → [原创]爱情是一种宗教--连载6、7

您是本帖的第 1668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爱情是一种宗教--连载6、7
一江秋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参谋长
等级:知青(VIP)
文章:159
积分:198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3月24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一江秋水 访问一江秋水的主页

发贴心情
[原创]爱情是一种宗教--连载6、7

[06]会演结束了,我俩都回到了各自的公社宣传队。由于两个公
社所在地相距有20多里,又要翻山越岭,来往甚是不便,但这难不
倒热恋中的青年人。我很快结识了公社的总机电话员,他是才从部队
复员回来的年轻人,与我很谈得来。于是我经常帮他坐总机,利用这
机会给莲莲打电话。哈哈,红色的电话线就象红色的丝带,一头牵着
我,一头系着她。时光荏苒,不觉秋尽冬来,冬去春至,到了翌年五
月,上面一个文件下来,撤销了公社宣传队,我与她都回到了生产队
。这是我下放的第三个年头。
  劳动依然是那么繁重、紧张,然而我的心情却是舒畅的,因为生
活已对我变得格外有意义。倘佯在爱情天国的我,对于一切惯常的事
情都赋予了新的内容,觉得一切事物都反射着爱情的光亮,而这光亮
是她带来的,是她的心灵放射的。
  我俩的公社所在地相距较远,但我俩所在生产队却是近邻,仅一
山之隔。虽是近邻,过去由于我不喜交游,故与她“近在咫尺远在天
涯”,从未光顾过。现在我与她天天约会,不是在山上茂密的小树林
里,就是在山脚的燕雀小溪旁。
  这是一个充滿着罗曼蒂克的时期,我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沉
醉在人生的无边乐趣中。我爱她简直到了狂热的程度,可是从来没有
出格的举动。我认为,她是高贵的、圣洁的,我对她的爱也应该是崇
高的、纯洁的,任何粗鲁的、不理智的行为都是对爱情的玷污,会使
爱情受到伤害而变得庸俗和卑下。所以在我们心灵的天地里,照耀着
辉煌的圣洁之光。
  七月的一个晚上,我们又在溪边相会了。
  我从一个很秘密的小山洞里取出小提琴,对她说:“莲莲大夫(
她担任了大队的赤脚医生),能否赏光顿开歌喉,唱一首美妙的歌曲
呢?”
  “唱什么歌?”她微笑着,这笑容在滿天的繁星的辉光下,显得
非常柔和动人,无异于蒙娜丽莎的永恒的微笑。
  于是我就点歌了:
  “今天唱外国歌曲吧,《三套车》怎么样?”
  这也是那时期在知青中流行的歌曲。她撒娇不肯唱,我就自顾自
唱起来:

  冰雪遮盖着伏尔加河,
  冰河上跑着三套车。
  ……

  这支歌我很喜欢,但我音域不广,高音往往唱不出,变成了走调
的哑声。我只好自我解嘲:“对不起,唱片坏了。”这时她就忍不住
“扑哧”一笑,说:“象只老母鸭在叫……我来唱吧。”
  她唱起苏联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
  只有风儿在轻轻唱,
  夜色多么好心儿多爽朗,
  在这迷人的晚上。

  我的心上人来到我身旁,
  偷偷地看着我不声响,
  我想开口讲但又不敢讲,
  多少话儿留在心上。

  长夜快过去天色蒙蒙亮,
  衷心祝福你好姑娘,
  但愿从今后你我都永不忘,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她的声音真好听,感情丰富,我伴奏也入迷。琴声和着歌声,在
黝黑的溪面互相追逐,传得很远很远。
  又唱了几支歌,我们都感到有点累,便来到溪边一块光滑平坦的
大石头上坐下,让脚浸在水中,耳朵聆听着唧唧的虫声和习习的风声
的合奏曲。
  “要是有个西瓜多好。”她在静静中忽然这样说。
  “西瓜?”我的心一动,“香瓜行不?”
  “可惜只能画饼充饥。”
  “不,”我把她的手一拉,“跟我来。”
  朋友,小伙子总是要在姑娘面前逞能,为了自己的情人,他们敢
于挺而走险。我呢,为了取得莲莲的欢心,也想冒一次小小的险。
  莲莲疑惑地跟着我。我们顺着溪流走了十分钟,眼前的岸滩地边
,猛然出现了一大片黑糊糊的东西——这是另一个生产队的香瓜地。
  “干什么?”她小声地问。
  “别作声,看我的。”我对着她的耳朵说,又指指瓜地尽头处,
“那里有人看守,发现了要挨斗的。”
  她胆怯地要拉住我,我拨开她的手,一弯腰,悄无声息地向瓜地
奔去。快到瓜地了,我趴在地上匍伏前进。两个看瓜人在粗俗地高声
谈笑。我掏出常备的网袋,迅速地摘了几个瓜。
  回到莲莲身边,她舒了一口气,我们小声地笑着,顺原路回到溪
边的大石头上,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真没想到你这文质彬彬的书生也做梁上君子!”她边吃边笑着
说。
  “适者生存,”我振振有词地说,“农村有句俗话,‘到哪座山
唱哪支歌嘛。”
  “歪理!”她娇嗔道。
  多么快乐的夏夜!不倦的风有些凉了,更加沁人肺腑。
  “我送你回去吧。”我拉起她的手。
  我们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踏着斑驳陆离的树影,缓缓前行。密
密摇摇的树丛发出梦呓般的轻响,当空,星星就象夜明珠一样闪闪发
亮。她说着笑着,无意识地踢着路上的小石子,还不时地抬头望望滿
天快活的星星。忽然,她站住了。我不解地看看她,只见她用一种女
性独具的大胆而多情的目光盯着我,这目光饱含着热情和期待,天真
少女的热烈的爱情,就在这顾盼之中迸发!
  朋友,我不知用什么言词来形容当时她的美丽。我以青年男性特
有的敏感,明白了她的意思。我的心又狂跳起来(真难理解,为什么
一到这时它就狂跳呢?不知现在的青年人遇到这种情况也会心跳吗?
)……终于,我俯下身,两手捧住她发烫的脸蛋,在那丰满的嘴唇上
用力吻了一下。这个吻表现出说不尽的爱情和希望。
  她高兴地轻轻地“嗯”了一声,忍不住的笑意,早已挂上眉梢。
  从此,我们的恋爱又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07]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到了八月。
  八月似乎和我有格外密切的关系。我命运中的重大事件几乎都是
在八月发生的。在这个八月里,我正要庆贺自己的22岁生日的时候
,我整个的生活发生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下放知识青年全部调回
城,我被招工进厂了!这天大的喜讯,乐得我一反常态,整天手舞足
蹈,恨不得立刻报告莲莲。
  好容易等到红日西墜,我胡乱地扒了几口饭,就跑到了小溪旁。
这时,我才稍稍清醒,发觉自己来得太早。往常我们都是收工以后才
来,那时天已断黑,而今天……我暗自笑了。
  微风抚着溪面,就象慈母轻轻地抚着爱儿,溪面泛着鳞波,宛如
天真的儿童在微笑。啊,别了,伴了我三年的青山绿水。
  第六感觉告诉我,莲莲来了。果然,老远我就看到她穿着红衫短
裙,娉婷而来。
  “莲莲!”我叫着跑上前,给了她一个响亮的亲吻,“你今天怎
么也来得这样早?”
  “我准备到你队上去,”她快活地说,“你怎么比我更早?”
  “你猜。”我逗着她。
  “什么好事?快街告诉我!”她一下就看出了我的心情,摇着我
的手说。
  “双喜双喜,”我乐盈盈地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讲给她听,她也陷
入了激动之中,好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没有讲话,在静静地分享着这喜
讯,憧憬着未来。
  渐渐地,我发现她的神色暗淡了,甚至有些忧心仲仲。
  “莲莲,你怎么啦?”我奇怪地问。
  “你进了厂以后会忘记我吗?”她不安地反问道。
  “别胡思乱想!”我喊起来,“你怎么想到这方面去了?今天我
们应该高兴才是!”
  我们又唱起了情歌。

  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哟,
  为什么旁边没有云彩,
  ……

  一弯新月升起来了,黄澄澄的,象纯金的钩子挂在黑天鹅绒般的
夜幕上,山峰、树林、小溪,一切都罩上了一层朦眬的轻纱。
  “呵,风清月白,如此良夜何。”我慨然道。淙淙的溪水使我记
起今天还没洗澡,于是便纵身跳进水里,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她见
我玩得痛快,就叫道:
  “喂,你上来,让我也洗个澡。”待我上得岸来,她又命令我转
过身,我老老实实地照办。只听得身后传来“扑扑”的水响和她欢乐
的笑声。
  一会儿,她上岸了,我忍不住偷偷地别过脸。淡淡的月光下,她
坐在那块大石头上,无邪地裸露着年青的身体,正准备穿衣。那形象
简直就是雷诺尔画笔下的“猎神”。丰腴的身体诱发了我突如其来的
冲动,由于冲破了理智的竭制,这冲动来势特别猛烈。我扑过去,紧
紧地抱住她。她吃了一惊,本能地挣扎着,但这挣扎是那样的无力和
无效。不久也就溶化在火一般的拥抱中,任由我纵情地抚摸着她那柔
软而富有弹性的肉体。我不能自持地要求她献出少女最奥妙最宝贵的
东西。多年来的欲望在这瞬间象火山似地爆发了。但是她用全力阻止
着我,吃力地用颤拦的声音说:
  “别,别,志贤,我们不能,这么……轻率。”
  她的话,唤醒了我的理智,我不再坚持自己的要求了。穿好衣,
她忽然“嘤嘤”地哭了。
  “怎么啦?”我捧着她的脸蛋问。
  “我怕……”
  “怕什么?”
  “我怕失去你!”她说着,抱紧了我。
  “不,别傻,不会的,永远不会的!”我安慰着。
  “我好象有了这种预感……”
  “我真恨不得能把心掏出来给你看。”
  “你有工作,我没有,这差别太大了。”
  “你也会招工的……当工人,或者考上大学”
  “要是我都没有呢?”
  “那……我不会让你当第二个秦香莲的。”
  她不说话了,脸贴在我的胸口。这一夜,我们说不尽温柔话儿,
立下了许多山誓海盟。
  过了几天,我的一切手续全部办好。动身那天莲莲为我送行,我
们决定不坐车,走路到国道。一路上我们又欢喜又伤感,说了许多情
意缠绵的疯话疯疯癫癫的情话。
  “莲莲,你回去吧,已经送了很远了。”我劝道。
  “不,再送一程。”她固执地说。
  又走了几里路。
  “莲莲,别送了,”我又劝道,“你看,已经到郊区了,你回去
吧。‘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啊。”
  她站住了,定定地望着我,突然扑上来抱住我,连连吻着我的面
颊和嘴唇,泪花扑簌簌地往外涌。我替她擦去眼泪,心里也是依依不
舍。
  “到了厂里立刻写信来。”她再一次叮咛。
  我走出很远了,回过头来,见她还佇立在路旁。秋日的阳光将她
镀上了一层金黄的色彩,天空中,一只孤雁凄零地叫着飞远。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4 8:38:22
峭壁松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613
积分:6015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7年7月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峭壁松

发贴心情
行文优美精练,描写生动自然,能将读者很快带进去,与故事主人翁一同品味爱情的酸甜苦辣,感受人生的变幻无常。等着看故事的最终结局。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4 20:19:50

 2   2   1/1页      1    
湘ICP备05003987号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Copyright ©2000 - 2005 Aspsky.Net
页面执行时间 0.17188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