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动网先锋论坛文学沙龙长篇连载 → [原创]爱情是一种宗教--连载1

您是本帖的第 1787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爱情是一种宗教--连载1
一江秋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参谋长
等级:知青(VIP)
文章:159
积分:198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3月24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一江秋水 访问一江秋水的主页

发贴心情
[原创]爱情是一种宗教--连载1

           爱情是一种宗教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将上下而求索。——屈原


[01]秋高气爽的日子,我应一家文艺编辑部的邀请,去S市参加
“业余文艺创作座谈会”。报到后的第二天没有活动,我决定游览这
个十年来使我朝思暮想的城市。
  踏着宽阔的街道,望着林立的高楼和熙熙攘攘的人流,我心里涌
起无数亲切的回忆。十年前,我父亲在这里工作的时候,我也跟着度
过了欢乐的童年时代和少年时代,后来我们家又随着父亲工作的调动
搬到了另一个城市,但我心里一直很怀念这里的一切,尤其怀念那些
小学和中学的同学。
  不知不觉间,我信步来到了公园。这个公园有个古意盎然的名称
:神农公园——为纪念中华始祖神农氏而取。早几年,进公园是要买
门票的,现在已经取消,因此游人如织。
  公园里,繁密的树枝被修剪得整齐好看,蜿延而逝的林荫小径格
外幽美,不知名的鸟儿在快乐地吱叫,年青的情侣依偎着坐在小石凳
上喁喁轻语,远处飘来邓丽君的糜糜之音“何日君再来”。
  我忽然产生一个迫切的愿望,要找一位老同学好好述谈述谈,不
管谈什么都行!真是天遂人愿。在动物园的“猴山”前,我正挤在人
群中兴致勃勃地观看那些可爱的活泼调皮的小生灵,无意中一抬头,
猛然发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和一双熟悉的正在打量着我的眸子。他是
谁?我极力在记忆中搜索着。终于,我们异口同声地喊道:
  “哈哈,是你呀!”
  我们拨开人群,紧紧地握手拥抱。
  他是我初中的同班好友,名叫倪志贤。其父原是某学院的讲师,
母亲在小学教书,可算得是书香之家了。在班上,他的学习成绩最好
,每次考试都是名列前茅。那时我们班流行给每个同学取绰号,由于
他说话喜欢咬文嚼字,又常常带些从书上看来的哲理,故得了个“哲
学家”的雅号。十年不见,他的个子长高了,面孔变得瘦削而黝黑,
目光更加深邃,但那两条黑蚕似的浓眉,有棱有角的嘴,以及安详的
微笑、潇洒的风度,都依然如故。我高兴地拉着他的手说:
  “呵呵,哲学家,一日三秋,我们十年未见了,今天可得畅谈一
下哦。喂,老朋友,快告诉我,这十年你过得好吗?过得开心吗?现
在又在哪个公司工作?”
  “你这个文学家,还是这样性急,”他笑着,也叫出了我原先的
绰号,“你的问题可是个难题。生活丰富多彩瞬息万变,叫我如何一
下子说清?”
  “我记得你曾经有远大的抱负,经常说‘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
兵’,要么从政当华盛顿二世,要么钻研科学当爱因斯坦二世,现在
如何?”我很有兴趣地问。
  “嘿,你倒记得清楚,那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哇,把一切都
看得如探囊取物,”他哈哈大笑,“我是参加成人高考读的是文科,
爱因斯坦是当不成了,从政嘛,也早已是一腔雄心壮志灰飞烟灭。”
他大有往事不堪回首之概。
  我接着又问了其他一些同学的近况,他一一作答。说话间,我们
来到神农湖畔。
  这是一个蓝天般明净的小湖。湖水在阳光下闪烁着银光,垂柳沿
湖岸亭亭玉立,柳枝宛如刚用“潘婷”洗涤过的少女的云发,随着泛
着漪涟的水面轻盈地摆动。一只游艇在通往湖心亭的白石曲桥的桥礅
之间穿行,划浆的男女青年大声唱着流行歌曲。
  倪志贤拉拉我的手,兴奋地说:“走,我们去湖心亭干一杯!”
  我打趣道:“呵呵,不料哲学家有此雅兴,可惜我酒量不行哦。

  “嘿,‘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嘛,不求喝多,只求喝过。走
吧。”
  我们顺着白石曲桥来到了精致玲珑的湖心亭。只见门口挂了个斗
大的“茗”字。进得门来,早已是茶客滿堂。在回形楼梯口又贴着二
个字“请酒”,一个箭头直指楼上。倪志贤说: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楼上更好。”
  楼上也是宾客盈门。我们等了好一会,才找了两个临窗的座头,
在这里可以凭窗远眺花圃里盛开的秋菊,一阵轻风吹过,使人心旷神
怡。
  我们要了几瓶啤酒和几碟小炒。
  倪志贤给我和他自己斟上酒后,举起杯说:
  “酒,有大曲,有老窖,有红酒,有啤酒,有苦有甜啊。其实在
人生路上,我们都喝着不同的酒。”他一边“叮”地与我碰了一杯,
一边颇有感概地说。我想问他这话有何来由,他却淡淡一笑,举杯一
饮而尽,啧啧嘴,舒一口气,又斟滿一杯,突然话峰一转:
  “自从你随父调走后,一晃十个春秋音讯杳无,此来有何贵干哪
?”
  “参加一个业余文艺创作座谈会。”
  “哦,原来你已是一位真正的文学家了!钦佩钦佩,真是士别三
日当刮目相看啊,”他开着玩笑,“来来来,这一杯为你祝贺!”
  我不好意思地说:“不过是兴趣所至信手挥笔而已。”
  “先业余后专业,路就是这样走出来的嘛。大作能否让我欣赏?

  我只好从口袋里掏出个小笔记本递给他。那是我记录灵感产生时
的即兴之作的。
  他喝干了第二杯,不慌不忙地掏出一包烟,递到我面前,我摆摆
手,于是他自顾点燃了一支烟,滿有兴趣地一页一页地仔细翻看。忽
然,他轻轻地念了起来:

  假如生命象四季自然,
  青春就是这自然里旑旎的春光,
  在和风的抚摩下,
  活泼新鲜,鸟语花香。

  假如生活象一片海洋,
  爱情就是这海洋中欢腾的一浪,
  在阳光的照耀下,
  绚丽多采,光芒灿灿。

  这是我在车上写的,还没来得及修改,题目就叫“假如……”,
我静候着他的评价。
  他吸了几口烟,思索一会说:“我同意‘生活象一片海洋’,但
是爱情就一定是欢腾之浪么?”他用深沉的目光凝视着我,“要知道
,爱情也可能象孤舟一样,在生活的激流中飘零挣扎甚至倾覆!”
  我惊愕地望着他,心里猜测他一定在爱情上经历了太多的不幸。
为了证实这个猜测,我便半开玩笑地问:
  “哲学家,丘比特的神箭是否射中了你?请问,现在是否成家立
业,宝眷何人?”
  他一笑了之,但笑得勉强。
  我毫不放松地用目光逼视着他。
  他不笑了,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抽烟。我不便再问,也泯了一
口酒。过了一会,他开口了:
  “爱情是甜蜜的,也是痛苦的。痛苦是甜蜜的亲密朋友,没有痛
苦也就无所谓甜蜜。爱情给了你几分甜蜜,那么也会给你同量的痛苦
。这就犹如力学上的作用和反作用力一样。所以巴尔扎克说:爱情是
一种宗教,信奉它比信奉别的宗教代价高得多,而它又是很快就过去
的,过去的时候总象一个顽皮的孩子,还得到处闯些祸。怎么,你不
相信吗?朋友,那么我就将我的恋爱故事讲给你听……哎,今天是老
朋友见面千载难逢的高兴日子,还是不要回忆这些往事吧……来,干
一杯!”
  我与他碰了杯,心里越发想听他的故事了。
  “一切都会过去,而那过去了的,就会酿成美好的回忆。”我引
用了一句普希金的诗,“说吧,哲学家,我们不应当过多地追悔过去
,而要很好地总结过去,用以指导未来。”
  他注意地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说,“是的,谁没有回忆呢?每
个人都把最美好的回忆,小心翼翼地珍藏在记忆的深处。我看到你的
笔记本上有一首诗是这么写的:回忆,象活蹦乱跳的小鸟,把你带进
恬静、幽远的往事之林;回忆,象大海中晶莹的水滴,跳跃着七彩的
光辉和欢乐。然而,我的关于爱情的每一桩回忆,都痛苦地打击着我
的心灵……唉,也罢,文学家,既然你有兴趣,那么我就从头至尾全
讲给你听吧。反正苦酒已经喝过了,现在,痛苦在我心中已不会再是
软弱和绝望,而只会化成动力和坚强。不管爱情留给我的记忆是多么
痛苦,也不管人生带给我的遭遇是多么悲伤和坎坷,它总是有着一些
黄金般闪光的快乐啊。”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6/29 7:37:28
落霞孤鹜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1620
积分:11501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5年9月10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落霞孤鹜

发贴心情

哈,哲学家遇到了文学家,将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对于生活抑或爱情,在哲学家与文学家眼中,也许会呈现出颇为不同的景象?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7/7 17:30:52

 2   2   1/1页      1    
湘ICP备05003987号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Copyright ©2000 - 2005 Aspsky.Net
页面执行时间 0.13281 秒, 4 次数据查询